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工作动态>>宗教事务

一位真实的长者

——悼念陈广元大阿訇

冯今源

2020年05月14日08:32    来源:人民政协报

原标题:一位真实的长者

5月11日下午4时,收到铁国玺阿訇给我发来的微信,告诉我陈老归真的消息。我陷入无限的悲痛之中。与陈老40多年来相识、相近、相知的历历往事涌上心头……

几十年来的交往,我对他的印象用一个字概括,就是“好”。好在哪里?两个字:一曰“真”,二曰“实”。

第一,真。做人贵在真,拒绝伪。陈阿訇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真”。对于伊斯兰教信仰,他是真信、真懂、真用。自从上世纪70年代末与他相识,特别是与他和铁国玺阿訇合作《古兰经百问》以来,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深,可以说得上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好朋友。但是,他从来没有跟我谈过自己的陈年往事,不要说“过五关斩六将”的英勇事迹,即使那些苦难的经历和危险也从来没有听他念叨过。陈阿訇很少谈及自己,也很少议论别人,他是一位很低调的人。直到2013年读了他那部传记后,我才得知他“3岁丧父,4岁学经,7岁离家,走鄚州、上沈阳、驻锦州、下天津,在战火纷飞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历经磨难”的历史。这就印证了广元大阿訇留给我的基本印象:爱国爱教、信仰虔诚、是非分明、立场坚定、敏而好学、知识渊博、谦虚谨慎、不卑不亢、乐于助人、严于律己、与时俱进、包容厚德等可贵品质的养成,原来有自。从伊斯兰教信仰的角度说,这是真主的“定然(泰格迪尔)”;但是,从世俗的角度来看,生活本身就是一所大学校,生活实践是他成长的“老君炉”。正是因为他出生在那个生活贫困但信仰虔诚、精神生活异常丰富的家庭,成长于河北文安县大围河那个伊斯兰教氛围极为浓厚的环境中,有幸遇到刘光庭老阿訇等一批人生正道的引路人,在幼小的陈广元心中埋下伊玛尼的良种,树立了正确的伊斯兰教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最终成长为具有高尚品格的当代中国伊玛目。如果说,那些高尚品格是枝叶的话,坚定正确的伊斯兰教信仰就是它们的根,那些品格都是从伊斯兰教这个宗教信仰中生发出来的。我相信这一点。有了这个真,就有了他人生道路上的那些善和美,真、善、美总是必然联系在一起的。

第二,实。做人务实,拒绝虚伪。在与陈广元阿訇交往的几十年岁月中,我感到他交友实在,干事实在,说话实在,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从当年那个河北农村清真寺的小海里凡,到后来的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会长、世界著名大阿訇,陈广元无疑是成功的。这种成功既来自真主的“定然”和“特慈”,也与他本人敏而好学、谦虚谨慎、认真实在等品质大有关系。他从少年时代到青年时代再到耄耋之年,始终坚持孔夫子的“每事问”,不懂就问、不会就学,人家说了自己不甚了了的一句话或一个词,他就向人家请教,直到把它弄清楚并牢牢记住为止。更可贵的是,他从少年时代起就把刻苦诵读、研习、践行《古兰经》、“圣训”及弘扬伊斯兰教真精神作为自己的终生事业,并为此打下了坚实深厚的经训基础,能随时随地以经训答疑解惑并指导自己的言行。用实实在在的求知来提升自己的素养,增强自己的实力,开阔自己的视野和心胸,是广元阿訇一步步走向成功的阶梯。他的成功不是奇迹,不是偶然,而是一种必然。成功总是钟情于那些有理想、有抱负、有实力、有心胸、有担当的实在人。

1991年从事当代中国宗教研究以来,我总想搞清一个问题:何以我国老一代宗教界代表人士会如此坚定地跟着坚信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中国共产党,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陈广元阿訇的一生给了我答案。上世纪30年代以来的时代背景以及那些令人难以忘怀的家仇国恨,以干一阿訇(中共党员、陈广元的革命引路人)为代表的老一代共产党人的引导教育和悉心培养,以堂哥陈福生(中共党员)为代表的父兄言传身教,给正在成长的陈广元潜移默化的影响和教育,使他逐渐看清,要想改变中国人民苦难命运,就必须找准一条正道,那就是跟定共产党,建立中国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看吧: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仅仅28年的时光,就让三座大山压迫下的旧中国转变为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仅仅三四十年的时间,就让历经十年动乱、已到经济社会崩溃边缘的中国走进富强、文明、稳定、和谐的社会主义新时代,经济总量跃升至全球第2位,成为最大贸易国和工业品制造国;在今年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的“大考”中,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势,举全国之力,共克时艰,成功控制住本国疫情。这些都是亘古以来中国历史上极其伟大的奇迹!

实践一再证明,广元阿訇及其他老一代宗教界代表人士的选择是正确的。正是在这种跟定中国共产党、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实践中,我国各族穆斯林及其世代信仰的伊斯兰教才获得了新生,沿着中国化方向,走上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康庄大道,迎来历史上最辉煌的发展阶段,践行着自己的人生责任。

想到这里,我释然了。

尊敬的广元大阿訇,放心吧,您的宝贵经验我们记住了,您始终坚持的道路,我们一定继续走下去。

(作者冯今源,回族,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

分享到:
(责编:刘婷婷、王燕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