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工作动态>>宗教事务

追忆陈广元会长

口述 窦文(全国政协民宗委办公室副主任) 整理/记者 毛立军

2020年05月14日08:31    来源:人民政协报

原标题:追忆陈广元会长

5月13日,全国政协原常委、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原副主任,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原会长陈广元阿訇殡礼在北京举行。我陪全国政协民宗委驻会副主任杨小波前往参加告别仪式。回到办公室后,我打开电脑,翻看着多年前陈广元会长在政协出席会议活动的老照片,不禁陷入追忆之中。

其中一张是陈广元会长和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委员的合照,我记忆最为深刻。那是在2010年3月,正值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期间。那次是刚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仅21岁的班禅委员第一次参加政协全体会议,我当时又正好在宗教界别组担任小组秘书。在委员小组讨论中间休息时,陈广元会长专门走过来到班禅委员旁边坐下,非常亲切地与他握手交谈起来。一位德高望重的伊斯兰教的老会长与一位年轻的藏传佛教代表人物,同以政协委员的身份相会在政协会场,能强烈感受到宗教界老委员对宗教界年轻委员那份深深的关爱之情。当时,我很感动,就顺手举起相机把这个场景留了下来。后来了解到,班禅委员回忆他参加人生当中第一次在人民大会堂的重要政治活动,就是跟陈会长坐在一起,那时他12岁,陈会长对他特别关心,问长问短,倍加呵护。所以当陈会长主动走过来跟他坐在一起交谈时,他感到特别亲近特别高兴。

陈广元会长从九届全国政协开始,连续四届担任全国政协常委,担任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他还是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连续多年,在每年的政协全会期间,他都是宗教界委员组的五位召集人之一。由于历史原因,我国宗教界曾经存在比较严重的人才断层问题。从当时宗教组五位小组召集人的年龄就可以体现出来,比如十一届全国政协期间,他们分别是,佛教的传印长老、道教的任法融道长、伊斯兰教的陈广元阿訇、天主教的刘柏年主席、基督教的傅先伟长老。除了傅先伟长老是上世纪40年代出生,相对年轻一些,他们几位老先生都是20年代、30年代生人。当时宗教界代表人士中上世纪40年代、50年代出生的非常少。好在,经过改革开放以后党和政府的大力支持培养和各宗教自身努力,进入新世纪,60年代以后出生的中青年宗教界人士逐渐成长起来,逐渐担负起各级宗教团体的领导责任。我在全国政协民宗委办公室工作过程中,感受到不同阶段党和国家在宗教院校建设和宗教人才培养方面不断出台的支持政策,力度越来越大,也真切感受到包括陈广元会长在内的老一代宗教界代表人士对后继人才的特别重视,不遗余力地关心、爱护、提携、历练年轻人。他们以深厚的家国情怀,传承我国宗教界爱国爱教的光荣传统,言传身教,给年轻人做出了表率。

在那一年,还有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政协大会开幕前夕,陈广元会长应邀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走近政协”栏目,以民宗委副主任身份,就人民政协民族和宗教工作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面对网友们提出的一个又一个热点问题,陈会长侃侃而谈,他坚定的政治信念、深厚的宗教造诣、开阔的社会科学视野,让我深深敬佩。

针对拉萨“3·14”事件,特别是乌鲁木齐“7·5”严重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事件,陈会长坚定地回答:“这既不是民族问题、也不是宗教问题,这是因为一些分裂组织、极端主义分子造成的,他们只是打着民族和宗教的旗号而已。”他还告诉网友,伊斯兰教是我们中国的五大宗教之一,伊斯兰教本身是讲和平、讲仁爱、讲中庸的。现在有一些极端主义分子,他们利用伊斯兰教搞非法活动,搞恐怖暗杀、打砸抢烧,这些行为本身是违背伊斯兰教的。

在回答关于如何处理国法和教规的关系问题时,他说:“我们中国伊斯兰教的特点,自打一千多年以前伊斯兰教传入中国以后,中国穆斯林就跟我们中国的经济、政治、文化不断融合。我们中国伊斯兰教有自己的特色,因为我们中国不是宗教国家,更不是伊斯兰教国家,所以都要按照中国的法律办事,作为一个中国公民,你必须要遵守中国的法律。”

陈会长积极参加全国政协民宗委组织的宗教方面调研考察、对外友好交流等活动,认真履行委员职责,及时反映社情民意,在推动落实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加强宗教院校建设和宗教人才培养、解决宗教教职人员社会保障问题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政治立场坚定,在宗教领域涉及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持原则,敢于发声,坚定维护民族团结、宗教和睦、社会稳定和国家统一。他的爱国情操和崇高品德将永远为人们所崇敬和怀念。

分享到:
(责编:刘婷婷、王燕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