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要闻

走近抚州“智慧村医”

2019年05月10日08:25    来源:人民政协报

原标题:走近抚州“智慧村医”

民营企业如何创新模式参与精准扶贫?如何与政府、群众、社会力量形成合力,促进扶贫更加有效?这是“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一直探索的课题。4月17-18日,全国工商联在江西抚州举行“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智慧村医”健康扶贫工作研讨会,期间,抚州的智慧村医项目给与会者展示了民企参与健康扶贫的一种新模式——互联网覆盖农村,创造了一个智慧联通的环境;而下乡的民营企业运用技术、商业模式的创新,实现了互联网+与健康扶贫的联通,用生动的实践,展现了民企“义利兼顾,以义为先”的社会责任风采。

“家庭医生”下农村

4月17日下午两点多,江西省抚州市广昌县甘竹镇答田村,谢老汉来到卫生室,坐定、脱鞋,村医帮他稍稍整理一下,他就把脚伸进了足底按摩仪。“免费的。”70多岁的谢老汉笑着对记者说。

记者在卫生室里转了一圈,听诊器、血压仪、血糖仪、中医按摩仪等医疗设备,电脑、打印机,常用药品之类,归置得井井有条。村医眼里的“活儿”可不少,边量着血压,边口头指点村民使用肩颈按摩器,理疗室里还躺着一位等着诊疗的村民。村医的手机时常亮着屏幕,说话间,村医操作了一下手机里的APP。

一位也姓谢的村医说,这个“智慧健康小屋”APP已有704名答田村村民注册,通过软件、医疗检测设备硬件互联,这些村民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基本医疗等健康档案都实时存储在APP里,随时可以调阅。这些设备既有官方配备的,也有企业赞助的,给村民带来了免费或者少交费的福利。

当然,这些十分炫的互联网+、物联网技术等下了农村,要有一定的基础条件,必须具备互联网入村、村有卫生室和村医。答田村具备了这些条件。

然而,“防未病”的健康管理理念与服务在城市社区容易推广,在农村推广,村民是否能接受呢?得要群众说“好”,才算好。

要过的第一关,不是村民而是村医。一位抚州卫健委的同志说,开始时,有的村医不接受。“有了这些设备,村医的基础服务工作量明显加大,但免费或少收费,村医觉得自己服务多了,工资老样子,收入上不划算。”

事实上,经过一年多的运营,答田村卫生室的情况就明朗了:答田村户籍人口3914人,一多半人不在村里生活。2017年9月启动智慧医疗物联网,就诊服务8718人次,医疗业务收入241772元。

“因为免费,人来得多了,村医忙。但这也增加了村医与村民的情感交流,融合医患关系;慢病筛查、营养保健、健康关爱等服务都融了进来,对村医的业务收入增长也有好处。”那位抚州卫健委的同志说。

体验服务,村民自然是乐意的。现在,谢老汉去卫生室量体温、血压、足部按摩,都成了习惯。记者看着他那双干瘦的腿和沾着泥土、军绿色的解放鞋,听着他舒服地讲着家里的事,“地都流转出去了,我自己不用干活儿。”能感觉到老汉心里的美,在四月和煦的春风里滋滋地向外冒着。

答田村的智慧医养,是广昌县农村一个很普通的例子。广昌县去年刚摘了国家级贫困县“帽子”。为了健康扶贫,广昌县委、县政府投入518万元,与北京万度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在全县打造智慧百乡千村健康医养扶贫工程。

据介绍,广昌县在三级医疗服务机构建立了197个既可以独立管理又可互联互通的智慧医疗服务子平台,还建立了134个智慧健康小屋,构建了数据共享的智慧化医疗服务体系。注册之后的居民、村民从此就有了自己的电子健康档案。还有,所有建档立卡户都优先纳入了这个管理体系。

脱贫好提议戳中大家的兴奋点

民企是社会扶贫的中坚力量,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扶贫,要讲求量力而行与因地制宜。与广昌县合作的北京万度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已有27年发展史、从事大健康产业的高新技术民企。用互联网+支持健康扶贫,一开始,企业并没有想到。

“我们企业来到抚州,是抚州市委书记肖毅头脑风暴的结果。也因为他,我们探索了新的扶贫思路。”北京万度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晓崧说。

原来,两年前,在北京万度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肖毅看到了企业为北京某社区开发的智慧健康医疗服务系统。肖毅问张晓崧,这些技术是否能下农村,把老百姓健康问题也“管理”起来?可否通过“治未病”,把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贫困程度降下来?

一个脱贫的好提议,戳中大家的兴奋点。张晓崧得知,抚州刚实现了村村有卫生室、村村通4G,村医队伍建设已初见成效。张晓崧认为,抚州农村的智慧村医系统具备了基础条件,或可推行得通。

“说实话,项目能不能适合农村医疗的实际情况,老百姓能不能接受,村医认不认可?我们心里没有底,很多基层政府领导、县区卫健委负责人也没底。甚至有人说这是‘花架子’工程。”张晓崧说。

2017年8月,万源企业无偿拿出资金、人力、技术,推动抚州“智慧村医”平台建设。项目首先在3个试点县区上线。

答田村的那一幕幕在这三个试点县陆续上演。不仅看病拿药的村民被智慧村医吸引来了,没病健康的村民也被智慧村医吸引来了;许多智慧村医的收入都有了明显增长;乡村里的医患关系发生了一些新变化,情感交流让医者与患者更贴近,听说有位村医甚至被村民推选为村支部书记。

“智慧村医”服务还包括远程医疗,可以直接把县、市、省甚至北京等大城市的一流医疗资源下沉到农村。

去年2月,在抚州市临川区上肖村村医务室的电脑前,村民娄佛龙有幸“请到”了北京阜外医院的杨跃进教授为自己看病。这是智慧村医平台的双视频问诊系统把千里之遥的教授“送”到江西农村。

试点的经验明显具有推广的价值。目前,抚州市的智慧百乡千村健康医养扶贫工程覆盖了986个村卫生室、120个乡镇卫生院、24个社区卫生服务机构、15个县级医院等,1813名智慧村医完成培训。通过这个技术平台,城市优质的医疗资源可以远程下了乡,切实减轻了农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而未病先防的健康管理理念在农村得到推广,贫困人口的健康管理也有了新抓手。

抚州方面提供了一些智慧医疗下乡之后的统计数据:乡村医疗卫生机构诊疗量达到60%以上,县域内就诊率90%以上,今年一季度,抚州市下辖的国家级贫困县乐安县医疗支出总量下降达17.6%,在以往年度医疗支出快速增长的情况下出现“拐点”。

一个全市范围、多层级、全链条的移动化、物联化、网络化的智慧医疗健康服务体系,为百乡千村的群众“看得上病、看得好病,不得病,少得病”增添了新的“安全带”保障。

“智慧村医”提升空间大

2020年稳定实现农村贫困人口“两不愁三保障”是贫困人口脱贫的基本要求和核心指标,直接关系攻坚战质量。4月16日下午,在重庆考察调研的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两不愁”基本解决了,“三保障”还存在不少薄弱环节。“拿出过硬举措和办法,确保如期完成任务。”

公共服务供给不足,是“医疗保障”的薄弱环节之一。抚州的“智慧村医”工程是抚州市委、市政府为增加“医疗保障”拿出的“硬招”。

使出这一招,有党委、政府决策的高瞻远瞩。互联网+智慧医疗,使乡村医疗健康服务能力大幅提升。以往大多数村卫生室主要提供一些基础的卫生服务,现在,智慧村医还能提供远程问诊、慢病筛查以及健康教育等医疗健康服务,同时,这也促进了村医队伍提升业务水平。而借助智慧医疗,村、乡镇、县(区)、市四级农村公共卫生服务监管网络的建立,既消除了公共卫生服务监管盲点,也整体提升了监管水平。

配合使出这一招的,还有民企“义利兼顾,以义为先”。民企有精准扶贫的意愿,找到适合的路径才能最大限度发挥出民企的资金、市场、技术等关键要素的优势,才能使民企参与成为弥补政府公共服务供给不足的有益补充。据介绍,抚州智慧村医项目与目前许多地方政府的医疗健康信息化软件交钥匙工程相比,可以节约政府投入至少5倍以上。

抚州智慧村医工程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也存在许多可以提升的空间。例如,肖毅提到,智慧医疗体系尚未纳入公共卫生管理系统,村医仍要按流程填写日常诊疗及健康服务的各类纸质表格,村医的重复劳动问题依然存在。此外,医疗技术设备配备不足也影响了服务功能的实现。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不仅抚州,各地探索的农村智慧医疗模式也都如此。肖毅建议,将智慧医疗体系纳入公共卫生管理系统,创造更好的条件,增加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提升卫生管理效率。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医务处党支部书记房洪军建议,从国家层面做好顶层设计,上下联动,为农村基本医疗做好基础保障。合理布局智慧村医,提升基层医疗的服务能力。

会议期间,来自“三区三州”的同志还提到,“三区三州”更加艰苦,如何建设村医项目,除了基础的硬件条件,智慧村医模式可以研发一些民族语言版本,更利于在“三区三州”推广。(记者吴志红)

分享到:
(责编:王楠、闫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