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新语

【悼念】“中国核司令”程开甲,统一战线不会忘记您!

2018年11月22日08:47    

据新华社消息,2018年11月17日,我国核武器事业的开拓者、核试验科学技术体系创建者,中国科学院院士、原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委员会正军职常任委员程开甲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

程开甲是江苏吴江人,195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2年11月入伍。他1937年考取浙江大学物理系,1948年获得英国爱丁堡大学博士学位,1950年归国,先后在浙江大学和南京大学任教,1956年3月参与研究制定国家“十二年科学规划”,1960年7月加入我国核武器研究队伍,历任第二机械工业部第九研究所副所长、某试验训练基地研究所副所长、某试验训练基地副司令员兼研究所所长、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委员会副军职常任委员等职,为我国核武器事业和国防高新技术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也许您不了解,程开甲还是一名九三学社社员,他1953年加入九三学社,是九三学社社员的杰出代表。

2014年,96岁的程老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时任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向他发去贺信,称他获得此奖“是国家和人民对您为我国科学技术进步特别是国防现代化建设事业作出杰出贡献的充分肯定”,并号召全社同志以程老为榜样,“更好地弘扬爱国民主科学优良传统,脚踏实地、诚信治学、精益求精、志存高远,为建设创新型国家、为多党合作事业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2018年2月,武维华看望九三学社社员、“两弹一星”元勋程开甲

2018年2月,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武维华亲自前往程老寓所向他致以新春祝福,并高度评价王淦昌、邓稼先、赵九章、陈芳允、程开甲5位九三学社“两弹一星”元勋在九三学社历史上的重要意义,赞扬他们是九三学社的骄傲,指出他们身上蕴涵的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勇于登攀的“两弹一星”精神,永远值得九三人学习。

不久前的8月,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邵鸿受武维华主席委托,再次看望程老并为他百岁寿诞贺寿。程老还委托社中央向全体社员转达他对大家的问候。

2018年8月1日,九三学社常务副主席邵鸿受武维华主席委托,代表九三学社中央赴程开甲寓所,为期颐之年的程老贺寿

斯人已逝,音容犹在……

程开甲先生是弘扬九三学社爱国民主科学精神的楷模和典范。他的一生,是知识分子追求科研不断创新的奋斗历程,是知识分子把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与个人建功立业紧密结合的光辉历程,更是知识分子为国家民族利益无私奉献的高尚历程。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程开甲成长于中华民族积贫积弱的苦难岁月,边流亡边完成了在浙江大学的学业。学校为了躲避日本侵略者的炮火,4年搬了7个地方,那种颠沛流离的悲愤和痛苦,深深刺痛了青年程开甲的心。抱着科学救国的志向,他努力学习、潜心钻研,接受了束星北、王淦昌、陈建功、苏步青等名师严格的数理学习的训练和科学精神的训练,并开始钻研相对论和基本粒子。老师王淦昌告诉他,科学研究最重要的就是要紧跟前沿,抓住问题,扭住不放。这些教诲让他终身受益。

1947 年,程开甲(左三)与国际学术会议代表进行交流

1946年,在著名学者李约瑟教授的推荐下,程开甲赴英国爱丁堡大学留学。由于中国贫穷落后,黄皮肤的中国留学生经常遭人白眼,甚至被称为“劣种”。这让程开甲倍感屈辱,深深体会到只有国家强大,人民才有尊严。在英国,他师从著名理论物理学家波恩教授,选择超导电性理论研究,与导师共同推出超导电的双带模型,深受波恩欣赏,并结识了狄拉克、海特勒、薛定谔、谬勒、鲍威尔等科学巨匠,在国际学术界崭露头角。

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让程开甲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出头之日”。他迫不及待地辞别了导师,放弃了英国皇家化工研究所研究员的优厚待遇和科研条件,买了一批新中国建设急需的资料,回到百废待兴的祖国。

回国后,程开甲被安排在南京大学工作。学校把他当作归国高级知识分子,给他定为二级教授。但他执意不要,只肯领三级的薪金。他说:“国家还在进行抗美援朝战争,我这份薪金够用了。”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优先发展重工业。南京大学物理系决定开展金属物理研究,学校把初创任务交给程开甲。程开甲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研究方向由理论研究转入应用研究,率先在国内开展了系统的热力学内耗理论研究。1958年,根据国家发展原子能事业的需要,南京大学物理系决定成立核物理教研室,学校还是把创建任务交给程开甲。他再次服从组织安排,开始探索新的领域。

程开甲(左二)与科研人员探讨技术问题

1960年,一纸命令把程开甲调入中国核武器研究所。从此,将他的生命与中国的国防事业紧紧连在了一起。1961年,正当程开甲在原子弹理论攻关上取得重大成绩之时,组织上又安排他转入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核试验技术。他毫不犹豫地来到了马兰核试验基地,开始了20多年大漠深处隐姓埋名的生活。

在罗布泊,他参与组织指挥了包括我国首次原子弹、首次氢弹、首次两弹结合试验和首次地下核试验在内的各种类型核试验30多次,是我国亲自研究并在技术上指挥核试验次数最多的科学家。

20年中,他带领团队解决了包括核试验场地选址、方案制定、场区内外安全以及工程施工等方面的一系列理论和技术难题。

20年中,他带领团队利用历次核试验积累的数据,对核爆炸现象、核爆炸规律、核武器效应与防护等,进行了深入理论研究,为建立中国特色的核试验科学技术体系作出了杰出贡献。

程开甲在核试验基地研究所讲课

面对一次次组织安排、一次次调整研究领域,程开甲没有抱怨:“回国后,我一次又一次地改变我的工作,一再从零开始创业,但我一直很愉快,因为这是祖国的需要。”

也有人问他:“你如果不回国,在学术上会不会有更大的成就?”他回答:“如果当初我不回国,没有参加核武器的研制和试验,可能个人会有更大的科学成就;但肯定不会有现在这样幸福,因为我把自己的一切都与祖国的国防科技事业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

程开甲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四、五届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七届委员。他的研究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一等奖,国家发明奖二等奖和全国科学大会奖、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等多项奖励。1999年,他被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14年,党中央、国务院为他颁发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17年,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亲自为他颁发“八一勋章”。

“科学技术研究,创新探索未知,坚忍不拔耕耘,勇于攀登高峰,无私奉献精神。”程开甲曾写下这样的话。 这些话,既是他一生创新攻关的座右铭,也是他淡泊名利的自画像。

我们的“核司令”程老,一路走好!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您,统一战线不会忘记您!

(来源:新华社;“九三学社之声”微信公众号,作者侯艳华) 

来源:统战新语

分享到:
(责编:邱王紫藤、黄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