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新语

【改革开放40周年·见证】我的入会故事

汤素兰

2018年11月14日13:55    

上世纪90年代初,我研究生毕业分配到出版社工作的时候,单位上只有我一个研究生,算是“高级知识分子”。那时候我一边当编辑,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写作,慢慢地在写作上有了点小名气,在单位上算是一个“知名人士”。

隔壁办公室的老大姐经常来找我聊天,既关心我的学习和生活,还问我愿不愿意加入民进。改革开放以后,许多单位的民主党派都恢复了活动,但成员还不是很多,活动影响也比较有限,虽是隔壁办公室,我之前并不知道她是民主党派,而我自己对民主党派了解也甚少,更分不清民进和别的党派的区别。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想先了解一下民进都有哪些人。于是我问大姐:“你们民进都有哪些人呀?”大姐说:“我们民进是以为教育、文化、出版界的知识分子为主的,名人可多了,冰心、叶圣陶、郑振铎……他们都是民进人。”尽管我对民进组织感到陌生,但对她提到的这些名字却是特别熟悉和亲切的。我不禁惊呼起来:“啊,原来他们都是民进人啊!”

冰心先生的作品我是自小就读过的。我还知道叶圣陶的《稻草人》是中国儿童文学的奠基之作,而《稻草人》的诞生又离不开郑振铎。1922年1月,郑振铎主编的《儿童世界》周刊创刊,约请叶圣陶为这本杂志撰稿,《儿童世界》每星期出1期,郑振铎拉稿拉得勤,叶圣陶也就写得勤,这样的拉稿写稿一直持续到1923年6月,郑振铎不再担任《儿童世界》的编辑,叶圣陶便将所写的全部23篇童话结集为《稻草人》出版。这既是文学史话,也是编辑与作者之间的文学佳话。我当时既当编辑,又当作者。作为编辑,我希望能像郑振铎激发叶圣陶的创作热情一样,发现和培养出更多优秀作者;作为作者,我希望能遇着郑振铎这样的编辑,善于激发作者的创作潜能,帮助作者写出名篇佳作。当我知道他们都是民进人的时候,我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亲人。不用大姐再动员,我便说:“太好了!我愿意加入民进!”

从2001年加入民进到现在,转眼之间快20年了。这20年是中国民主党派发展快速、作用和地位突显的20年。我很庆幸自己加入了民进组织。民进历史上那些闪光的名字一直像灯塔一样照亮我前行的道路,我身边的许多民进人,也用他们默默的奉献和执着的坚守感动着我。我在民进大家庭里得到了组织的关心和培养,让我从一个普通的民进会员,成长为会内骨干,进入省一级领导班子。我连续三届担任民进湖南省委副主委,还担任了两届全国政协委员。这些平台让我学会了超越小我,从更大的范围和更理性的角度思考人生和社会问题,让我能更广泛地了解社情民意,甄别是非,积极参政议政,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献计出力,也让我成为一个更有社会责任感和担当精神的儿童文学作家。

我从小爱读书,工作后也一直和书打交道。从学生到编辑,再到作家、大学老师,我在读书、编书、写书、教书的过程中,深刻懂得书藉的神奇作用。它能点亮心灵、理想和希望。因此,作为一个儿童文学作家,我一直坚持用真诚美好、精心打磨的作品守护孩子们的童年,为他们的精神世界打底。我经常到全国各地的学校和孩子们见面,对教育资源的不平衡深有体会,也知道课外阅读对孩子成长成材的巨大作用。因此,我一直坚持为贫困山区的学生进行公益讲座和捐赠图书。从2017年起,在民进湖南省委的统一部署下,我开始在湖南的偏远贫困山区捐建“素兰书屋”,计划未来5年在湖南的贫困县乡建成30所“素兰书屋”。

我之以要做“素兰书屋”这个项目,第一因为我是民进人,中国民主促进会是以教育文化出版为主要界别特色的民主党派,从前辈作家冰心、叶圣陶、郑振铎开始,一直关注全民阅读,相信书藉对个人精神成长的作用,我如今所做的就是在前辈点燃的篝火上再加一把柴薪;第二因为我是一名大学老师,我认为书藉才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我希望这些书藉是孩子们走向知识殿堂的第一块铺路石,希望他们最终能以知识改变命运,成就人生;第三因为我是一个儿童文学作家,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小读者给予的,我应该将我所拥有的回报孩子、回报社会。

英国作家斯蒂文森有首诗写了一个点灯人的故事。每当夜幕降临,点灯人李利就扛着梯子,把一盏盏街灯点亮。脸色苍白的孩子躲在窗帘后面,看着街灯逐渐明亮起来,觉得李利的工作非常神奇,希望长大后也能做个点灯人。

火柴点燃灯火。火柴燃尽了,灯火依然明亮。人与人之间的影响是这样,党派优良传统的传承也是这样。我是在民进前辈的影响和感召之下加入民进组织的。令人高兴的是,最近也有两个年轻朋友主动找到我,希望能加入民进组织。巧的是,她们一个是作家,一个是编辑,因为平时我和她们多有接触,她们也因为我而对民进有了了解,愿意成为新一代民进人。

(作者系民进中央委员、湖南省委会副主委)

来源:统战新语

分享到:
(责编:邱王紫藤、闫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