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工作动态>>多党合作

“特邀”是荣誉,是温暖,也是责任

——民进中央参政议政特邀研究员、特邀信息员的心里话

2018年07月09日09:09    来源:人民政协报

原标题:“特邀”是荣誉,是温暖,也是责任

参政议政特邀研究员是民进中央为适应履行职能要求而创立的,以会外人士为主的专家队伍,是民进中央履行职能的智库。从2003年组建第一届特邀研究员以来,历届的特邀研究员队伍都广泛参与了民进中央各类重要的参政议政活动,在高层协商、调研选题等方面贡献了智慧和力量,发挥了优势互补的独特作用。

日前,在民进中央参政议政特邀研究员、特邀信息员工作会议上,第四届参政议政特邀研究员光荣“上岗”,以反映社情民意信息为工作任务的特邀信息员队伍也首次设立,为更好地履行民主党派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基本职能,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为了共同的事业在民进相聚。

腿伤了不要紧,还有互联网

在民进中央参政议政特邀研究员、特邀信息员工作会议现场,国务院参事、友诚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座位旁的两只拐杖很是惹眼。由于腿部受伤,汤敏没有像其他发言者那样走到台前,而是坐在座位上和大家交流。“我做过两届特邀研究员,非常荣幸,又被聘请为第四届特邀研究员。很感叹民进有这么好的组织形式,还有这么好的可以长期跟踪问题的平台。”

汤敏是国务院扶贫办的专家委员会成员,这几年来一直在研究2020以后中国的扶贫问题。“不要以为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以后中国就没有扶贫任务了,实际上未来扶贫工作可能会更艰巨。因为那时的贫困是相对贫困,是永恒的问题。如何建立一套机制,怎么样帮助弱势群体,这些都是需要我们研究的更深层次的问题。”

关于特邀研究员的成长与组织形式,汤敏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都来自各行各业,汇聚在民进参政议政这个大平台上。民进的特点是什么,民进特别关注什么,可能还是要给我们一些培训,才能让我们跟民进更好地共同进步。同时,我也看了一下特邀研究员名单,都是各个领域里的大忙人,在各自的岗位上,已经要每天加班加点,怎么样把他们的作用发挥出来?需要适当的组织形式。”

汤敏说,腿部受伤,给了他另类的工作体验。“把人都组织起来碰面开会,成本非常高。实际上通过微信、视频等互联网手段照样可以干活,除了不能握手之外,其他效果都差不多。”汤敏的话引起大家一阵笑声。他提出的利用互联网开小组会,发出选题、安排分工、部署工作的提议,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新时代,新特邀研究员,要有新创新。”汤敏如是说。

干什么就“吆喝”什么

民进天津市委会生态环境与资源委员会副主任、天津工业大学环境经济研究所所长张雪花是民进中央首批参政议政特邀信息员之一。面对应该为民进提供什么信息以促进参政议政工作这个中心议题,她的答案是:参政议政工作一定要和自身专业结合,干什么就“吆喝”什么。

有例为证。

“2015年底,天津市建委找到我,希望我就海绵城市的建设出点子,我当时提了三条建议,都纳入了他们的申报项目,而且天津如期获得了第二批海绵城市试点。民进天津市委会给我布置了继续研究这一课题的任务,这一研究不要紧,还真发现了天津建设海绵城市的特殊性。”张雪花说,海绵城市国家指南里面有一项硬性指标考核,是关于下沉式绿地建设的,但在天津却并不适用。不适合的原因是天津市大到暴雨集中,蒸发量大,地下水埋深非常浅,建下沉式绿地,会留下更多的盐碱,甚至会有污染地下水的风险。

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张雪花在调研中发现,有人在老旧小区居民点推广屋顶绿地,成本低,效果好。不仅如此,他在屋顶收集雨水方面,也想出了专业人士都没想到的办法:在屋顶放一个大的塑料桶,把滤水管放入桶中,用雨水来维护屋顶的绿化。“我把发现的问题、建议和这种民间的办法都写到了建议里,住建部回复说,海绵城市试点中有9个沿海城市,可能都会有这样的问题,他们只想到了东北冻土的问题,西部风沙问题,却没有考虑到沿海的盐碱问题。我们提出的意见,对其他相类似的地区也有相当的应用价值。”

2017年底,张雪花的这篇社情民意被全国政协信息专报采用,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批示。

“对于这件事,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们所有的参政议政工作,跟自身专业结合非常重要,而且要在工作的过程中不断学习。因为我们面对的是政府还没有解决的问题,一定是庞大复杂而又棘手的,没有学习,就没有发言权。”同时,张雪花也感叹组织的力量,她说,因为有民进的支持,才使得她效率更高,信心更足。“民进是一个家,给我们温暖,也给我们力量。”

信息是写出来的,也是“走”出来的

民进甘肃省委会议政调研部部长马小兵从1999年开始担任信息员的工作。从一支笔、一张纸、一台传真机做起,一次次调研、一篇篇信息稿件,很多画面永远地定格在了他的脑海里。

“当了20年的信息员,今天开始加了‘特邀’两个字,感觉有一种沉甸甸的含义在里面,这于我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压力,一种责任,一种动力。”马小兵表示。

其实,这次来京参会,马小兵就带了几份信息的初稿来,其中的内容和他自年初在甘肃省宕昌县挂职期间深入乡村调研贫困地区农民生存现状相关。这个贫困面达20.79%,5.9万人未脱贫的深度贫困县深深牵动了马小兵的心。“我到县上四个月,主要干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开会,第二件事是下乡。全县29个乡镇,我跑了21个,去了150多个村,非常深刻的一个感受就是深入基层,了解基层文化,才能更容易地发现真问题。”

在宕昌县第二贫困乡车拉乡,有4户贫困户存在所谓重复享受扶贫政策的问题。马小兵了解到,其中一户有两排房,6口人,年轻人出去打工,老人拿不出足够的钱来交付危房改造个人该承担的那部分费用,所以只能先把两排房中更破败的D级危房先改造了,想着等钱存够了再改造另外的C级危房,但是等想改造的时候发现问题来了:因为他以前享受过D级危房政策了,现在再改造就属于重复享受政策;而他如果不重复享受政策,他的住房就达不到安全住房标准,乡里的扶贫工作就交不了“账”。

“我觉得这类问题表现在基层,但实际上问题是出在机制上,是管理政策的不连续性导致的,类似的问题在基层还有很多。我建议大家到基层多走多看,发现一些和实际情况不符的真问题,形成我们政策性的建议。信息是写出来的,也是‘走’出来的。”马小兵说。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闫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