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新语

【征文·周恩来与统一战线】周恩来委派陆诒到鄂西采访

梅兴无

2018年02月28日08:25    

原标题:【征文·周恩来与统一战线】周恩来委派陆诒到鄂西采访

抗战时期周恩来在重庆

1943年5月,国民党军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指挥鄂西会战,阻止了日军对重庆的进攻,保住了陪都重庆的“东大门”,国民党称之为“鄂西大捷”。6月份,重庆当局组织慰问团前往鄂西恩施等地劳军慰问,遍请重庆各团体各报社参加,而且破例邀请了《新华日报》。

《新华日报》编委会初步研究,认为这次“鄂西大捷”有虚夸之嫌,慰问团的正副团长张继、孔庚又是国民党顽固派,如果应邀前去,必然是自找麻烦,于是决定不去。并委派采访科主任陆诒去向周恩来汇报。

1938年1月《新华日报》创刊时,陆诒即是该报记者,多次聆听过周恩来的指示。周恩来还写了一封近400字的长信给总编辑吴克坚和陆诒,就新闻采访提出了5条具体的意见。对周恩来的教诲,陆诒一直铭记在心。

周恩来致吴克坚、陆诒信手迹

陆诒到曾家岩50号“周公馆”,就慰问团之事向周恩来作了详细汇报。周恩来听后,沉思片刻,对编委会的决定提出了严肃批评,指出:这次他们既然邀请我们参加慰问团,我们就不能放弃这个机会。我们要同国民党顽固派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但斗争必须讲策略,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要斗争就不能怕麻烦。我们不仅要敢于斗争,还要善于斗争,要像毛泽东同志要求的那样,把合法的公开的斗争同非法的秘密的斗争结合起来。当然,我们不要去宣传虚夸的胜利,但是到前线去慰问广大军民,尽可能把他们艰苦抗战的真相情况报道出来,这也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说到这里,周恩来顿了顿,郑重地说,这次我就派你去参加慰问团到鄂西去。除了采访报道外,你还要努力去完成另一项特殊任务。他压低嗓门告诉陆诒:“据可靠情报,在皖南事变中被非法囚禁的叶挺将军及眷属,已经由重庆转押至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部所在地恩施,由陈诚负责看管。武汉会战时,你见过陈诚几次,熟悉此人。你可以直截了当提出要求,单独访问叶将军,我估计他是不会拒绝的。我记得你在汉口八路军办事处见过叶挺将军,他也认识你。只要你保持机警、沉着,就一定能完成此项任务。”

陆诒临行前,周恩来再次向他面授机宜,对应注意事项一一作了交待。并将写给陈诚的亲笔信交给他,嘱他可持信单独去见陈诚;一再叮嘱他务必熟记带给叶挺口信的内容,强调要见机行事;最后让陆诒把刊载皖南事变报道的《新华日报》以及新近出版的《新华日报》和《群众》周刊给叶挺带一些去。

周恩来对此次鄂西之行如此重视,使陆诒感到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他暗下决心,一定要牢记恩来同志的殷殷嘱咐,千方百计完成任务。

6月23日,慰问团抵达恩施,其他记者们都众星捧月似地围着陈诚采访,陆诒却私下找到1938年在武汉认识的陈诚机要秘书朱代杰,说携有周公亲笔信需面呈陈辞公(陈诚字辞修)。在朱安排下,陆诒见到陈诚,面交周恩来的亲笔信。陈诚看完信后说:“周公信上所谈之事完全属实,希夷(叶挺字)兄一家就住在恩施西郊,你要去访问他,这不成问题。望你代为转达周公,希夷兄由我就近照顾,安全和生活决无问题,请他宽心。”

陆诒和叶挺见面后,转达了周恩来带给叶挺的话: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非常关怀叶挺的处境,非常赞赏叶挺的气节;在历次国共谈判中,中共都把恢复叶挺的自由作为一个重要议题;董必武、邓颖超为迫使蒋介石接受中共提出的各项条件,拒绝参加国民党参政会;党中央希望他多多保重,耐心等待,要相信党一定能够为他争得自由。

叶挺听后非常感动,深情地说:“我也深知我的自由问题决定于谈判结果。我深信有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的英明领导,必能获致胜利。这一坚定不移的信念,在几年囚禁中从来没有动摇过。请你回去向恩来同志汇报,请他们释念!”叶挺还谈到了皖南事变,并说皖南事变的惨痛教训太深刻了,要永远牢记。

陆诒又拿出刊有周恩来亲笔题词“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新华日报》和5月份《新华日报》合订本以及最近的几期《群众》杂志。叶挺双手接过这些报刊, 高兴地说,这些精神食粮比什么礼物都珍贵。陆诒还向叶挺介绍了苏联红军在东欧战场开始战略反攻,以及八路军、新四军抗日等情况。

这是叶挺被囚禁后,第一次与党组织取得直接联系,特别是党中央和周恩来对他的关怀,更坚定了他与国民党顽固派斗争到底的决心。临别时,叶挺握着陆诒的手说:“你回重庆后,一定要代我向恩来同志及全家问好!”

6月27日,陆诒和随团记者乘一辆军用卡车离开恩施,经巴东前往鄂西会战的石牌前线采访。6月30日清晨,陆诒一行攀登石牌要塞背后陡峭山峰,采访慰问坚守石牌外围阵地的11师。官兵们在强敌面前,用迫击炮、机关枪、步枪和手榴弹织成炽烈的火力网,让日寇在石牌阵前尸横遍野。广大民众冒着如矢弹雨,一背篓一背篓地把弹药和给养送到阵地之上。

看到前线浴血奋战的军民,对比重庆大后方国民党官员骄奢淫逸,腐败贪污成风,大发国难之财,陆诒不禁义愤填膺。他写了《追记石牌保卫战》《劳军行》《最后一次采访》等几篇与中央社文章有着绝然区别的战地报道。

7月上旬,陆诒到重庆后,直奔曾家岩50号,时周恩来因公回延安,他就将此行情况向中央南方局副书记董必武作了详细汇报。董必武对他慰勉有加,称赞他这次鄂西之行是“双丰收”。

周恩来委派陆诒去鄂西一事,后来作为要事被写进了《周恩来年谱》。(作者单位: 湖北鄂州市委办公室)

本文系独家原创,任何媒介转载须注明来自微信号“统战新语(tongzhanxinyu)”,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来源:统战新语

分享到:
(责编:闫妍、王金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