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专题·活动>>2018年全国两会各民主党派提案选登>>中国致公党

致公党中央:关于科学管理处置医疗废物的提案

2018年02月26日17:03    来源: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

2017年11月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弃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显示,我国每年产生医疗废物约135万吨。2016年南京栖霞区“医疗废物污染环境案”、2017年湖南汨罗“非法处置医疗废物案”均引起较大的社会反响,相关案件频发的背后是医疗废物日益增多与处置管理机制尚不够完善之间的矛盾。这表明,虽然我国医疗废物管理在十多年的探索实践中积累了宝贵经验,但总体状况仍不容乐观。

一、主要问题

(一)危险废物鉴定标准不合理,相关法律、法规存在一定滞后性。现沿用的《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和《医疗卫生机构医疗废物管理办法》《医疗废物管理行政处罚办法》《医疗废物分类目录》自20世纪80年代起先后颁布实施,使我国的医疗废物进入法制管理的轨道,但目前仍存在相关法律规定滞后、管理执法不严、监督体系不完善等问题。

(二)收集处置过程全链式信息化建设缺失,存在监管盲区。医疗废物从产生到处置,从经营到监管,从行业分析到产业规划,缺少完整、详实、实时的数据作为支撑,尽管各省提出了“物联网+危废”的概念,但真正实现信息化管理的却寥寥。

(三)未经污染的非医疗废物处置出口不畅,资源化利用率不高。据规定,未经污染的一次性输液软袋、输液瓶、安瓿等非医疗废物,不必按照医疗废物进行管理,在不危害人体健康的原则下,可以回收利用产生价值。实际情况是少有正规回收渠道,各地多以简单处理,或一烧了之,产生持久性有机污染物。

(四)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能力不足,流失隐患较大。根据环保部2015年公布的年报来看,近1/5的地级城市无医疗废物集中处置单位,医疗废物得到有效集中处置的占总量1/3。多数地方设置一家危险废物集中处置中心并实行特许经营,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合理竞争和市场化道路,也极易因处理能力不足导致医疗废物大量积压。“分灶吃饭”的财政体制,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区域联建。而基层医疗机构大多业务量小、分布散、路途远,医疗废物收集难度大,存在流失隐患。

(五)医疗废物处置费支出庞大,缺乏动态调整机制。据规定,医疗废物处置费用可计入医疗服务成本,然而实际情况是仍由医疗机构承担。同时处置收费标准缺乏动态调整机制,集中处置单位为环保部门认定许可,无市场竞争机制,造成医疗机构和处置单位存在一定的利益博弈心态。

二、相关建议

(一)修订相关条例,实现良法善治。对《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医疗废物分类目录》《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等相关法规进行修订完善。修订内容包括:修订医疗废物分类明显不科学的部分;增加体现医疗废物中有用废物资源化利用的规定;加强前道废物分类收集、中道安全存储、收纳、转运和后道集中处理技术之间无缝衔接的要求;增加区域技术设施协同机制建设的内容;加强信息公开责任和公开内容的要求;对边远地区和集中处理设施无法覆盖区域的医疗废物无害化管理提出要求;提出财税支持政策,修订完善医疗废物处理收费标准;推动地方危险废物(医疗废物)污染防治立法工作等。

(二)强化行业主管,建立协同机制。《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明确规定环保部门实施固体废物统一监管,但在地方上“医废”一竿子到底的主管、主抓、主导力量还不够凸显。建议加快建立以城市为核心的医疗废物管理协同体系,监管部门之间无缝对接,确保医疗废物管理的连贯性和统一性;推进医疗废物产生单位与医疗废物处理单位协同,确保处理技术应用的规范性、安全性;推进区域间不同设施之间的协同处理和技术衔接,为扩展区域性医疗废物管理制度、提高设施利用效率、解决应急情况下设施资源最大程度的共享发挥重要作用。在实际管理程序上,建议总结现行“危废”五联单和“医废”专用联单经验,探索物联网监管技术研发与示范,建立大数据平台,推广“电子联单”做法,采用集约化、信息化、数字化手段,对产生源头、收集贮存、装车运输到终端处理实行线上线下全过程监管,并最终实现精准分析、科学处置和可溯性追查。

(三)科学分类施策,加大监管力度。制订医疗废物管理计划时,对后期可处理的医疗废物类型进行规范的分类管理。公开招标具有安全处置能力的合法单位来处置固体废物,解决医疗机构处置出口不畅、资源化利用率不高的问题。加大监管力度,将医疗废物的管理、依法处置,纳入到对医疗机构的评审评价和绩效考核之中,同时探索将医疗废物无害化处置情况和处置费缴纳情况纳入《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年审考核指标体系。坚持日常监督与查办典型案件相结合,强化部门担责尽责意识,对重大“医废”案件和事故从严追责问责。

(四)优化设施布局,加强末端处理。加快落实在各地建立医疗废物专业处理机构,建议各地将医疗废物集中处理设施纳入当地公共基础设施统筹规划建设和管理,在做好中心城市的基础上,力量逐渐下沉到中心乡镇,不断革新技术,探索小型化项目破解县域“医废”治理难题,实现市级辖区内所有医疗废物统一收集、统一处置。开展医疗废物处理网络的优化和建设,形成集中处理设施为主、分散处理设施为补充的设施空间布局,同时充分注意焚烧和非焚烧处理技术在不同区域和层次上的相互补充。把握好特许经营和市场开放与合理竞争之间的关系,调整单一供给模式,建立特许经营退出机制,鼓励跨地区处置设施的联合运营和承包运营,形成基于市场规律的良性竞争。

(五)完善税费政策,实现合作共担。完善税费顶层设计。在核算偏远地区医疗废物处理成本的基础上,确定偏远地区医疗废物处理的收费标准和费用分担方式,积极争取过路过桥费等税费减免,或采取以奖代补形式,提高企业处理偏远地区医疗废物的积极性。建立合理的价格机制。逐步转变医疗废物处置政府定价为市场定价,确定合理收费标准。适度放开医疗废物独家特许经营范围,吸引有实力、有责任的企业进入偏远地区的废物收集和处理市场。设立分担机制。对实行基本药物制度的医疗机构,处置费用应纳入财政补贴,政府在废物处置中与医疗机构共同承担费用;医疗废物处置费纳入医疗服务成本,本着“谁污染谁付费”的原则,确定医疗机构收取患者一定的废物处置费并最终纳入医保报销范畴。

分享到:
(责编:闫妍、谢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