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新语

【多党合作·历史记忆】高山流水,炽情永载:回忆许德珩与中国共产党创始人的交往与革命情谊

2017年12月04日10:23    

原标题:【多党合作·历史记忆】高山流水,炽情永载:回忆许德珩与中国共产党创始人的交往与革命情谊

1949年9月,许德珩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发言

在追求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和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上,九三学社创始人许德珩与中国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等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风雨同舟、和衷共济、亲密交往的历史,就是各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历史的缩影。我们回忆许德珩先生的几段往事,以旌先贤,以勉后人。

受李大钊启蒙,成长为五四先锋

1915年初,许德珩考入北京大学后,结识了李大钊、毛泽东等人。经李大钊介绍,许德珩参加了少年中国学会,并和邓中夏等人组织北京大学平民教育讲演团,向人民群众进行宣传,以扩大新文化运动和爱国民主运动的影响。1918年,许德珩与北京大学进步同学发起组织学生救国会,并南下各大城市,与各地的学生运动代表人物张太雷、恽代英、张闻天、沈泽民等建立了联系,还到孙中山住所求见并受到鼓励。

李大钊身着洗得褪了色的布料长袍,诚朴谦和、热情地回答大家提问的形象,永远铭刻在许德珩的心里。那时,许德珩阅读了李大钊发表的很多文章,直到晚年,他仍能背诵《青春》一文中的很多警句,如“冲决历史之桎梏,荡涤历史之积秽,新造民族之生命,挽回民族之青春”。许德珩说,每次背诵,都为大钊同志气势磅礡、一往无前的革命气概所鼓舞。

《国民》杂志社、《新潮》杂志社和《国故》月刊社是当时北京大学的三个主要社团,各自团结着一部分思想接近的同学。国民社以宣传爱国、反帝、反封建、反军阀为主要目的,李大钊是国民社的导师。李大钊不仅在思想方面引导青年走正确的道路,还以反对日本侵略中国这一国耻,把不同思想倾向的社团团结起来,凝聚成为一股强大的反帝、反封建爱国力量,这可以说是五四运动的组织基础、思想源泉。

李大钊还发起成立少年中国学会,以“本科学的精神,为社会活动,以创造少年中国”为宗旨,以“奋斗、实践、坚忍、俭朴”为信条。许德珩与毛泽东、张闻天、恽代英等都是该会的会员,他们在李大钊的指导下,把“创造少年中国”“再造神州”作为理想。许德珩的爱国思想、民主意识就是在这一氛围中孕育产生的。

因为受到李大钊等人进步思想的影响,所以许德珩在国家面临紧要关头,能够冲锋陷阵、誓死赴国难。

1919年五四运动中,许德珩是著名的学生领袖之一。他受北京学生联合会的委托,起草了《北京学生界宣言》。“火烧赵家楼”事件后,许德珩是被捕的 32人之一。6月 5日,上海实现了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当天下午,上海各界召开联席会议,成立了商、学、工各界联合会。许德珩作为北京学生代表应邀出席此会,并介绍了北京学生斗争的经验和决心。这场艰苦卓绝的群众运动以学生运动为先导,而后全国工、商、农各界团结起来赢得了最终胜利。许德珩是学生运动主要领导者之一,斗争在最前沿。

1919年 10月,国民社举行集会欢送许德珩等赴法勤工俭学,陈独秀与李大钊莅临并发表讲话。陈独秀在讲话中对于五四运动给予了高度评价。李大钊鼓励大家说:“鄙意以为此番运动仅认为爱国运动,尚非恰当,实人类解放运动之一部分也。诸君本次进行,将来对于世界造福不浅。”

1927年初,许德珩结束了七年留法勤工俭学之旅,回到祖国。不久后,传来了李大钊在北京被军阀杀害的噩耗,许德珩悲痛万分。他出席武汉各界群众追悼李大钊同志大会并在会上致悼词。

许德珩回忆说,李大钊是北京大学,也是中国第一位接受和传播马克思主义者。十月革命后,李大钊成为了我国思想界的领袖,团结在李大钊周围的青年,是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我荣幸就是其中一位。

惺惺相惜,心系延安

许德珩的夫人劳君展,同毛泽东有着深厚的友谊。劳君展早年在湖南周南女校读书时,即参加了毛泽东、蔡和森于 1918年 4月在长沙组织的“新民学会”,积极参加驱逐湖南军阀张敬尧运动和五四运动。五四运动后,赴法国勤工俭学。行前,毛泽东曾在上海半淞园为她送行。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毛泽东还写信给在法国的“新民学会”会员劳君展等通报情况。在法国留学期间,许德珩、劳君展因共同的革命理想结为夫妇,因为各自与毛泽东的共事经历,他们和毛泽东的感情更加亲切紧密了。虽然相隔遥远,但是为民请命的爱国初心,让他们相互惦念,惺惺相惜!

1936年秋末冬初,许德珩、劳君展夫妇都在北平教书。一天,徐冰、张晓梅夫妇来探望许德珩,说到红军长征初到延安,由于国民党军队的封锁,物资供应困难,日用品和食品都很缺乏,没有布鞋穿,大家都穿草鞋,也没有怀表,而战争很是需要。许德珩和劳君展听到这些情况,当即决定买些日用品和食品送给毛泽东。徐冰说,现在有一辆卡车要去陕北,要买东西最好赶快去办。于是劳君展和张晓梅立即到东安市场买了一些火腿和布鞋,还有怀表,由张晓梅带到延安。

 

1983年3月29日,“三·二九”斗争三十五周年,当年在北大民主广场发表演讲的许德珩(中)、袁翰青(左)、樊弘(右)三教授合影留念

毛泽东 1936年 11月 2日为此事写信说:“各位教授先生们:收到惠赠各物(火腿、时表等),衷心感谢,不胜荣幸!我们与你们之间,精神上完全是一致的……”(1983年,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在整理编辑《毛泽东书信选集》时,发现了此信。)

抗战胜利后,国家的前途道路面临抉择。1945年 8月 28日,毛泽东和周恩来、王若飞等在张治中将军陪同下,从延安飞抵重庆与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住在重庆枣子岚“雅园”的许德珩、劳君展夫妇既兴奋又担心的心情难以平静,百感交集,夜不成寐。因为国民党当局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一方面玩弄和谈阴谋,欺骗人民;一方面极力抢夺抗战胜利果实,准备发动大规模的内战。毛泽东在重庆的安危为亿万人民所关注,何况许德珩劳君展夫妇呢!许德珩有感于此,作诗曰:

群魔乱舞闹中华,

五子登科哪管它。

极目中原无净土,

延安可望在天涯。

许德珩夫妇与毛泽东已阔别 20余年。他们通过邢西萍(徐冰)求见毛泽东。不久,即得到通知,毛泽东约请他们去红岩嘴八路军办事处吃午饭。

9月的一天,许德珩和劳君展来到红岩嘴。毛泽东一见面就急步向前,一手拉着许德珩,一手拉着劳君展说:“真想不到,我们在这里见面了!”畅叙阔别之情,回忆在北大讨论国家前途,回忆在湖南创办进步期刊。毛泽东关切地询问他们在法国和归国后的工作生活情况,二十余年的惺惺相惜,许德珩和劳君展沉浸在幸福喜悦当中。

谈话间,劳君展提到给毛泽东送怀表、布鞋和火腿的事,毛泽东表示感谢。许德珩说,战时的重庆,物价飞涨,文教人员的生活极其困苦。感谢毛主席委托蔡畅从延安给他带来了一卷延安自产的手工制呢,这一卷呢子衣料,做了全家人的冬衣,解决了大问题。毛泽东动情地笑着说:“一切都会好的,将来会好的。”

毛泽东询问许德珩在重庆的工作生活情况。许德珩谈了抗日战争期间,他根据周恩来的建议,回原籍江西任江西抗敌后援会主任委员,动员抗战。担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后,于 1938年来到重庆,利用国民参政会这一合法的讲坛,公开反对国民党的倒行逆施和独裁统治等情况。特别谈到他在国民参政会活动中,与中共代表周恩来、董必武、吴玉章、林伯渠、邓颖超过往密切,配合默契,每次国民参政会开会,总是搭乘中共代表的车子往返。毛泽东听了很欣慰,他爽朗地笑着说:“我也是个合法的参政员哩!”从“国民参政会”又谈到武装斗争的问题,许德珩、劳群展对毛泽东卓绝的军事战略才华、革命豪情和领导风范深表钦佩!为共产党领导人民军队一步步走向胜利的革命形势深感振奋鼓舞!

谈到在重庆发起“民主科学座谈会”的情况。毛泽东听了汇报很高兴,很支持。他勉励许德珩,要把座谈会搞大,搞成一个永久性的政治组织。许德珩担心人数太少。毛泽东说:“人数不少,即使少也不要紧,你们都是些科学文教界有影响的代表人物,经常在报上发表意见和看法,不是也起到很大的宣传作用吗? ”许德珩在回忆录中记述:“在毛主席的关怀鼓励下,我们决心把民主科学座谈会改组成一个永久性的组织,就是后来的九三学社。”

毛泽东和许德珩夫妇共进午餐,席间还有周恩来、华岗、熊子容等,气氛十分亲切融洽。这是革命胜利前的一次难忘的团聚!

由于重庆政治环境险恶,许德珩夫妇深为毛泽东的安全担心,临别前,劳君展频频相劝:此地不可久留,宜早作归计。

10月 11日,在张治中等人的陪同下,毛泽东平安返回延安,许德珩夫妇如释重负,得以安心。

1965年 4月,许德珩终于来到向往已久的延安。在杨家岭毛主席当年居住过的窑洞里,许德珩久久注视着案头那盏普通的煤油灯,他感慨地说:“这盏灯曾伴着毛主席熬过不眠的夜晚,很多著名文章就是在这盏灯下酝酿出来的,很多胜仗就是在这盏灯下运筹帷幄的。这盏普通的油灯,一经毛主席使用就产生了巨大的效用,为中国革命作出了不平凡的贡献 !”许德珩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油灯,久久不愿离开,其实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他的内心也有一盏明灯,那就是与延安与毛泽东与共产党人肝胆相照、惺惺相惜!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闫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