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新语

【多党合作·历史记忆】民进:下关泣血志不渝 初心不改薪火传!

2017年11月30日13:46    

原标题:【多党合作·历史记忆】民进:下关泣血志不渝 初心不改薪火传!

民国时期的南京下关车站

下关事件,是民进会史上的重要篇章。抗日战争胜利后,为了制止内战、争取和平,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和支持下,民进与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等一起,成功地发起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民进前辈们慷慨赴命,在南京下关凛然直面暴行,在中国近现代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回望历史,追忆往昔,溯源初心,缅怀民进先辈的求索和奋斗历程,下关事件是不可或缺的一课。

下关往事如昔

2012年 3月 25日,南京市下关区龙江路 8号。这一天起,南京西站停止客运业务,备建南京铁路文化博物馆。这座建于1905年的火车站,旧称江宁车站,因位于南京下关,也称下关车站。作为南京最早的火车站,它的每一块石板,每一寸墙壁,都沉淀着浓厚的历史印迹。正是这座车站,迎来过由上海到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先生,也见证过民进前辈们下关泣血的慷慨与惨烈。时光荏苒,下关往事依然历历在目,昔日峥嵘,未曾淡去。

1946年 6月 23日,上海和平请愿团代表赴南京请愿。晚上 7时,代表们乘坐的列车到达南京下关车站。这时已有大批伪装成“群众”的国民党特务在这里“等候”,“另有部分宪兵则在车站各入口处布岗”。代表刚下车就被几名所谓“苏北流亡青年”纠缠住,代表一穿过站门时,“人丛中口笛一响,‘打,打!’喊声四起”,数百人一拥而上。代表团被暴徒团团围住,在旁的军警“视若无睹,听之任之”。

暴徒的目标对准了代表团团长、年过花甲的马叙伦。他们把代表分割成两部分:将马叙伦及跟在后面保护他的雷洁琼、陈震中、陈立复和前来接站的民盟盟员叶笃义、《新民报》记者浦熙修、《大公报》记者高集等推进候车室,其他代表被堵在西餐厅。在推拉过程中,代表的手表、现金、钢笔、提包等被暴徒洗劫一空,衣服也被撕破。代表要求打电话,宪兵告知:“电话线已被切断,不能打。”宪兵们守住候车室大门,不让代表出去,而让“难民”闯入对代表进行围攻。他们无理提出:要么马叙伦等与他们一起去见周恩来向共产党“请愿”,要么立即回上海。阎宝航从西餐厅跑来与“难民”谈判,他们又乱叫“共产党放下武器”,不让阎宝航讲话,并要胁阎宝航“跪下”。阎宝航坚决拒绝。这时喊声四起,石子如雨点般飞来砸向马叙伦、阎宝航等人身上。

晚 11时,代表被围攻已近五小时了。这时,忽有一位穿白衣者“高声发令”,特务暴徒穿破候车室的窗户,进入室内大打出手,顿时桌椅、汽水瓶、木棍一齐飞向代表。阎宝航和雷洁琼掩护马叙伦,拼力挡住暴徒,结果马叙伦还是被打成重伤。雷洁琼头部遭重击,胸部被重物击中,手中提包里有代表团各种文件,暴徒要抢,她死死抓住不放,结果手臂被抠伤。阎宝航遍体鳞伤,血迹斑斑。学生代表陈震中受伤最重,被打时曾有人扼其喉管,险些致死。叶笃义、浦熙修、高集也均被殴伤。

和平请愿代表团在下关车站被围攻殴打的详细经过,马叙伦在《嚼梅咀雪之庵日记》中有如下记载:……七时余抵下关。余料仍有事也。果有自称临大学生者来觅余。所言与镇江同。余请胡子婴应之。乃出月台,见军警及所谓难民者排立两行,数不过百。即有人将余与蒉延芳等隔离,挤余入候车室,而劝延芳等至食堂。雷洁琼知余必被困,踵余行,即被殴,劫去眼镜、手表、皮包,里外衣皆破。《大公报》记者高集,《新民报》记者浦熙修,民主同盟盟员叶笃义,亦于此时被殴。上海学生代表陈震中、陈立复亦从余入候车室。而所谓难民代表者十许人,挤而入,一如镇江之所遇,其人亦衣履楚楚也。此辈欲余偕之往周恩来处,余语之如镇江者,且谓余等无偕彼往周恩来处之义务,而余等来京,理应先谒蒋主席。如此往返数次,后乃迫余还上海,又迫余出与其群众语,余皆不允,亦不复与言。相持两时许。阎玉衡自食堂来,与此辈谈,亦不得解决。此辈要玉衡出见彼众,玉衡遂往,即受呵斥,如此二三次。又要玉衡依其所呼口号呼之,复不满意,谓须写悔过书,并跪于众前,玉衡怒斥之。呼打之声骤甚。此时众已当数百。候车室窗外立人数十,有裸上体者。时已十一时许。此辈乃至食堂劝说蒉延芳等归上海,不听;又要抚慰其群,亦不听。意欲下台而无计,乃持玉衡足而提之,复加拳于面体,受重伤。而打声四作,候车室窗户皆为挤开。由窗飞跃而入者,先击浦熙修等,洁琼亦被持其发,痛殴,受伤极多而甚,余首被殴者四处,皆起大泡,眼鼻亦伤,腹受跌,遂以痛坐地,坚抱当余前者一人之足,以为凶人也,复觉乃士兵者流,此人亦曳余起,卫余入其办公室,室有床,属余卧。……时余闻一似官长谓其曹曰:这们闹得糟,闹了人命怎么办?既从旁室荷枪而出者数人。余知必往驱散所谓难民矣。果然,嚣声渐止,即有士兵来引余出就车。车上荷枪而立者数人。美法新闻记者自肇事后即来观,有上余辈车随而行者。时已十二时。

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载着被暴徒严重殴伤的人民代表的卡车,并没有立即驶向医院,而是驶到了有荷枪实弹的军警站岗的南京警备司令部门口,想把马叙伦等作为犯人押进去。代表们严正抗议,拒绝下车。同行的外国记者这时也仗义执言,当局无奈,才勉强把受伤代表送到太平路的中央医院分院。这时已是 24日凌晨两点。

下关事件的前前后后

1946年的中华大地到底经历了什么?民进前辈们为什么赴南京请愿?国民党特务和暴徒又为何如此猖狂?回溯下关事件的前前后后,我们能够看清一些历史的真相。

1946年 5月,为了避免全面内战的爆发,中国共产党派出了以周恩来为团长的代表团,到南京与国民党当局举行和平谈判。南京国民政府假借和平谈判之名,一面谈停战,一面继续搞内战,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慨。在此背景下,5月 26日,民进和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联合招待重庆来沪的民主人士,马叙伦、王绍鏊、严景耀等人出席会议,并讨论了如何发动群众力量以制止全面内战发生的问题,最终决定联合沪地爱国民主力量,组织举行上海人民反战运动大会,并推举马叙伦等 9人负责筹备。

随着内战危机进一步加剧,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支持下,民进、民建及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等组织一致决定,以上海人民反内战大会的名义,正式推派代表赴南京呼吁和平。6月,经过各方充分协商,最后决定由马叙伦、蒉延芳、盛丕华、雷洁琼、包达三、张纲伯、阎宝航、吴耀宗及胡厥文 9人为和平请愿代表,他们和上海学生和平促进会选出的两位学生代表陈立复、陈震中共 11人,组成上海人民团体代表团(又称和平请愿团),由马叙伦担任团长,另请胡子婴、罗叔章两人任代表团秘书。会议还决定组织群众集会欢送代表赴京,会后举行反内战大游行。

6月23日,上海人民反内战暨欢送和平请愿团(又称上海人民团体代表团)赴京大会如期在上海北火车站举行。组织者原计划发动五万群众参加,但在中共上海地下党的动员和组织下,加之广大群众反对内战情绪激昂,许多团体组织和个人不邀自来,所以那天实际参加大会的有三百多个团体单位,10.7万余群众,大大超过了原来的计划。

当日上午 8时,北站广场已经人山人海。人群里有数不清的各色标语、旗帜、横幅,上面写着“反对内战,要求和平”“一致行动,制止内战”等口号和标语。广场上锣鼓声、爆竹声、掌声、歌声、欢呼声、口号声此起彼落,响彻云霄。民进的王绍鏊、周建人、林汉达、许广平、严景耀、葛志成、曹鸿翥以及其他各界知名人士陶行知、叶圣陶、田汉、吴晗、沙千里等也都前来参加大会。

和平请愿团部分代表在上火车前合影:右起马叙伦、包达三、雷洁琼、阎宝航、张絅伯、盛丕华、胡子婴(代表团秘书)、蒉延芳

王绍鏊、林汉达、陶行知三人担任大会执行主席。王绍鍪首先致词说,欢送人民代表赴京请愿,是争取和平运动的开始;假如这次请愿不成功,将来还要第二批第三批接着去京请愿,一直到和平实现为止。和平请愿代表蒉延芳、雷洁琼、陈立夏、陈震中分别发言(马叙伦等其他代表因年事已高,先上火车了),林汉达也发表了演说,会场为之沸腾。大会最后通过了成立全国争取和平联合会等四项决议。

上午近11时,参加集会的群众簇拥着请愿团代表进入车站。代表乘坐的 611号列车 21节车厢的两侧都贴满了花花绿绿的标语和漫画,成为名副其实的“花车”。当火车徐徐驶出车站,乐队奏起了《欢送曲》,群众高呼口号祝代表们此行成功。

列车开出后,广场上十万群众立即开始了反内战大游行。浩浩荡荡的洪流,按照预定的路线,向市区进发。反内战大游行得到了上海市广大人民群众的热情支持,沿途不断有市民自动加入游行行列。队伍愈走愈壮大,士气愈来愈旺盛。这次“大革命以来上海的乃至全国的第一次声势浩大”的反内战群众运动,标志着上海四百万市民政治上的觉醒,也充分表达了他们反对蒋介石内战政策、争取和平的强烈愿望和坚强决心。

上海人民团体代表团请愿和平的行动,使国民党当局极为惊慌。在请愿团组建后不久,国民党中统局就向国民党中央秘书长吴铁城汇报,吴指示:“要设法阻止代表团来京”,据此中统局作出部署:第一、在上海车站扣发车头,或不发车;第二,在镇江组织人力,假借“苏北难民”的名义,拦截代表,使其返沪;第三,代表到南京,不准出站,进行围攻,逼使返回上海。上述三项“任务”均指定专人负责。在阻拦和平请愿代表乘坐的列车发车阴谋被揭破后,他们又卑劣地实施下一步计划,终于酿成了震惊中外的下关事件。

中国共产党对下关事件极为关注。当时在南京的中共代表团为营救代表积极奔走。当受伤代表被送到医院后不久,周恩来、董必武、滕代远、邓颖超、齐燕铭以及郭沫若等立即赶到医院,看望慰问受伤代表。周恩来神情严肃地说:“你们的血不会白流的。”消息传至延安,毛泽东和朱德立即致电慰问并对国民党当局提出严重抗议。

事件发生后,国民党当局做贼心虚,下令南京所有报纸不得刊登请愿代表被殴消息。但是,纸包不住火,第二天南京几家进步报纸冲破禁令,醒目地报道了这一事件。美联社、法新社、合众社还向世界各地发了电讯,国民党妄想掩盖暴行的阴谋迅速破产了。

下关事件传出后,全国哗然。人民代表赴京请愿和平,竟然在宪警林立的国民党政府“首都”被殴,而且“演出”长达六七个小时,当局却不闻不问,这不能不激起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慨。人们一面向受伤代表表示亲切慰问,一面纷纷向政府当局提出严重抗议。全国很快形成了一股声援上海人民代表、强烈谴责国民党当局罪行的浪潮。

下关事件后,周恩来闻讯立即赶到医院,看望马叙伦等受伤代表

下关薪火传遍华夏大地

下关事件教育了广大人民,使他们彻底丢掉了对国民党政府的幻想,认识到只有自己行动起来,投入到反对内战的人民运动中去,内战才有可能制止,从而推动了国民党统治区爱国民主运动的新高潮。下关事件也让民进组织和成员更清楚地认识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带领人民走向独立、民主和富强,更增强了大家反对蒋介石黑暗统治的决心,在中国两种命运的决战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抉择方向。正如马叙伦对周恩来所说的那样:“中国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你们身上。”雷洁琼也曾发出感慨:“是下关事件擦亮了人们的眼睛,也使我更加坚定了跟共产党走、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到底的决心。”在与国民党独裁统治的斗争中,在追求光明和进步的探索中,民进前辈选择了认同共产党的主张,接受共产党的指导,成为共产党的亲密战友,这种态度和立场伴随他们一生,无论顺境逆境从未改变。70多年来民进薪火相传,形成了坚持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爱国民主团结求实、坚持立会为公的光荣传统。

在 2016年民进中央纪念下关事件 70周年座谈会上,民进中央主席严隽琪在讲话中指出:民进创始人多是自青年时期就立下救国救民的志向,以天下为己任,视富贵为浮云,如马叙老所说“遇风雨而厉鸣,誓微躯以护国,喜众志之成城”。希望新会员和所有年轻会员主动学习前辈事迹,继承民进精神,发扬优良传统,把爱国之情、强国之志、报国之行统一起来,将个体梦想融入实现中国梦的壮阔奋斗之中。

本文系独家原创,任何媒介转载须注明来自微信号“统战新语(tongzhanxinyu)”,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来源:统战新语

分享到:
(责编:闫妍、赵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