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新语

【政治交接·倾情谈】陈竺:寸草之心,永报春晖

陈竺 

2017年11月24日10:58    

原标题:【政治交接·倾情谈】陈竺:寸草之心,永报春晖

按:政治交接是民主党派换届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在组织人事更替过程中,始终做到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立场不变,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信念不变,同中国共产党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优良传统不变,确保多党合作事业薪火相传、根基永固。

为深化政治交接,各民主党派开展了“不忘合作初心、继续携手前进”专题教育,启动了“多党合作历史传统记录工程”,中央统战部与各民主党派中央联合编写了《大道——多党合作历史记忆和时代心声》。各民主党派中央主席结合个人经历、履职实践等,讲述对政治交接的思考感悟、认识体会,真挚的话语、生动的故事,传递的是浓浓的情怀、信念、传承和力量,带给我们太多的感动和共鸣。在各民主党派全国代表大会即将召开之际,特将各民主党派中央主席的倾情感悟陆续予以刊发。

 

雨露甘霖,是祖国和人民培养了我

2004年 8月 21日,当时还在中国科学院工作的我受到中央统战部领导的邀见,通知我作为无党派人士代表参加第二天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邓小平同志诞辰 100周年纪念大会。我就是在那一刻,汇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事业的历史洪流。

我们那一代人对邓小平同志的感情是很深的,因为正是邓小平同志作为“总设计师”的改革开放政策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命运。

往事如烟。我出生于上海的一个医生家庭。1970年前往江西省信丰县香山村老圳头生产队插队,后又到横峰县城阳垦殖场当知青。尽管当地群众的生活条件都很有限,但他们仍然慷慨地接纳了我。除了尽快熟悉农业生产,为“修地球”出力流汗,我也想到如何为乡亲们做些事情。在父母建议下,我开始学习一些医学知识和技能,1974年成为一名赤脚医生。1975年我被推荐上了上饶地区卫生学校,两年后留校任教。蹉跎岁月中农民的养育之恩,是我一生铭记在心的。

1978年,在邓小平同志倡导下,国家恢复了研究生招生制度。我报考了上海第二医学院(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师从我国著名血液学专家王振义教授。1984年,得益于国家派遣留学生的政策,我被学校送往法国巴黎第七大学圣·路易医院血液中心实验室担任外籍住院医师。当时,代表生命科学前沿的分子生物学刚刚兴起,就已给国际医学领域带来了革命性变化。我深感机遇难得,决心尽快将该领域的最新理论和技术学懂学会,又注册了肿瘤发病原理专业博士研究生。四年多的留学经历,使我得到了法国科学文化的熏陶,也对法国注重研究和临床相结合的医学科研体制、覆盖全民的医疗保障制度留下了深刻印象。1989年初,我获得法国巴黎第七大学科学博士学位。在博士论文扉页上,我写下了:“献给我的祖国”,于同年 7月回到上海瑞金医院工作。

当时国内的科研条件的确比较艰苦,但苦中有乐。幸运的是,在王振义教授首创全反式维甲酸(ATRA)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获得成功后,20世纪 90年代初我和研究团队又与砷剂治疗白血病的先驱者张亭栋先生建立了合作。应用分子生物学方法,我们在 APL发病原理和 ATRA及砷剂治疗机理研究中取得突破,开启了两药协同靶向治疗 APL的新方向。与此同时,我还有幸在前辈科学家支持下,参与协调国内的人类基因组计划,为我国在生命科学这一重要战略领域赢得了一席之地。

2000年,组织安排我到中国科学院担任副院长,使我有机会为国家在生命科学方面的优化布局做了一些实事,并在管理学方面有了初步体会。回顾70年代到新世纪之初的个人成长经历,我深感是祖国和人民培养了我。只有主动把个人命运和祖国命运、人民福祉联系起来,人生和事业才有正确的方向。

士为知己者用。2004年开始,我多次参加了中央统战部组织的无党派人士参政议政活动,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事业逐渐加深了理解,认识到党外知识分子在这个平台上可以为国家做出独特贡献。

 

陈竺和研究组同事们在一起

肝胆相照,为健康中国建设同心协力

2007年 6月,中央决定由万钢同志和我分别担任国家科技部和卫生部的主要行政负责人。我深知这是中央对党外人士的莫大信任,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党外人士担任国家行政部门的正职,如何与党组书记建立融洽的工作关系,是当时人们关注的问题。在国务院领导同志的关心和中央组织部、中央统战部的指导下,我们制定了《卫生部领导班子工作规则(试行)》,为部长在党组领导下履职提供了组织制度规范。在作决策前,我和党组书记都会进行充分协商,遇到大事难事,我们共担责任。高强书记高风亮节,在政府管理学方面有很深造诣,从一开始就对我的工作给予了充分支持和信任,显示了共产党人的博大胸怀。2009年初,我和接任党组书记的张茅同志又形成了亲密搭档。张茅书记政治上强,对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有深入研究和精辟见解,在破解工作难题方面给了我重要的指点和帮助。由于我和前后两任党组书记之间相互尊重,配合默契,使得党组的领导核心作用和部长的专业优势得以充分发挥,为卫生部贯彻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推进各项卫生改革和发展工作,及时应对各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提供了有力保障。

 

2008年6月,陈竺看望参加汶川抗震救灾的医疗救援队

2011年6月,陈竺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看望接受先心病手术治疗的患儿

当时作为无党派人士,我还有机会直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领导建言献策。记得 2009年底,我就提高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筹资水平直接向温家宝同志作了汇报,建议新农合人均筹资水平在“十二五”末达到 300元,将一批导致因病致贫的大病纳入医保范围。温家宝同志对此给予肯定,并表示本届政府任内就要实现这个目标。次年春节前的党外人士迎春座谈会上,我又向胡锦涛同志汇报了新农合提标保大病的设想,胡锦涛同志当即表示支持。让我深为振奋的是,从 2010年到 2012年,新农合人均财政补助标准由原来的 100元快步提高到 240元,加上个人缴费部分,人均筹资水平达到 300元,儿童白血病、先天性心脏病、尿毒症等 20种大病保障试点工作全面推开。 

2012年3月,陈竺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为前来就诊的患儿喂脊灰疫苗糖丸

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领导下,我和卫生部的同事们在努力推进全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同时,还通过发挥专家群体的优势为卫生事业发展进行谋划。2008年,卫生部邀请韩启德院士、桑国卫院士领衔,组织我国医药卫生和公共政策领域的 400多位专家,启动了“健康中国 2020”战略研究,历时 3年完成了研究报告。该报告在我国卫生事业中长期发展的顶层设计方面发挥了先导作用。当时,韩启德院士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桑国卫院士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农工党中央主席,而我是一名无党派的部长,这段为人民卫生事业发展竭诚协力的难忘经历,生动诠释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强大凝聚力。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闫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