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新语

【政治交接·倾情谈】万鄂湘:与法相随逐梦路,不忘初心好扬帆

万鄂湘

2017年11月20日10:48    

原标题:【政治交接·倾情谈】万鄂湘:与法相随逐梦路,不忘初心好扬帆

按:政治交接是民主党派换届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在组织人事更替过程中,始终做到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立场不变,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信念不变,同中国共产党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优良传统不变,确保多党合作事业薪火相传、根基永固。

为深化政治交接,各民主党派开展了“不忘合作初心、继续携手前进”专题教育,启动了“多党合作历史传统记录工程”,中央统战部与各民主党派中央联合编写了《大道——多党合作历史记忆和时代心声》。各民主党派中央主席结合个人经历、履职实践等,讲述对政治交接的思考感悟、认识体会,真挚的话语、生动的故事,传递的是浓浓的情怀、信念、传承和力量,带给我们太多的感动和共鸣。在各民主党派全国代表大会即将召开之际,特将各民主党派中央主席的倾情感悟陆续予以刊发。

一个法律人的梦想就是一生与法相随:从学法、教法、用法、司法到立法,环环相接,这是最完美的人生轨迹。我能有这样的人生轨迹,得益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得益于实施依法治国战略的伟大时代。回想自己的法律人生路,我心中充满感慨和温暖,我们这一代人有幸成为改革开放伟大进程的见证者和推动者,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参与者和书写者,与国家发展脉搏一起跳动,我一路前行,一路成长,一路感悟。

父母亲教给我的助人情结

我出生于湖北省公安县的一个小镇。父母亲虽然没念过什么书,但他们言传身教给我的品质很简单却又很重要,那就是助人。回顾我的成长历程,我发现自己每一个脚步,每做一件实事的背后,其实都有父母亲的影子。

与许多同龄人一样,我经历了上学、下乡,然后又重返校园的过程。17岁那年我到公安县达河公社联华三队插队,那时候的梦想是回县城当一个木匠。当时条件非常艰苦,但是在干完繁重的农活后能看看书我就非常满足了。1977年我幸运地进入武汉大学外文系学习英语,临近毕业的一个机会让我与法结缘。

那年,我参加了校内“民主与法治”辩论赛。当时正值我国进入改革开放的新阶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对民主和法制问题进行了认真的讨论”,提出“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开启了中国民主法治的新征程。作为一个外文系的参赛者,我从这场辩论中开启了对法律问题的思考。“法者,天下之公器”,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离不开法治的有力保障,我隐约觉得法治建设的春天要到来了,用法律维护公平正义不失为一种助人的好方式,于是产生了深入法律领域一探究竟的念头。我想,不仅要学法,而且要学对国家参与制定国际规则有帮助的国际法。因此,我没有选择继续在外语系深造,而是报考了法律系国际法专业硕士研究生。这一选择,正式开启了我与法律的结缘,由此我开始了学法、教法、用法、司法,直至进入共和国最高审判机关、立法机关的法律人生路。

2000年5月— 2013年2月,万鄂湘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大法官

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梦是民族的梦,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我想,个人的梦想如果不能与国家的脉搏一起跳动,那么梦想都是空想。只有跟国家的命运、民族的振兴和百姓的幸福需求息息相关,梦想才能成为现实。

在逐梦的过程中,法律的专业精神与父母亲教导的助人为乐精神在我的思想里融合,促使我这么多年一直非常重视对弱势群体的关注。

在我心底,在武汉大学创办“社会弱者权利保护中心”是我人生中非常有意义的事。在那里,我很庆幸能用自己的专业实践自己的人生信念:那就是用最优秀的法律人才,为最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最优质的法律帮助。

“法律援助”这个词在今天已经深入人心,但上世纪 90年代初,中国法治建设还刚刚起步,法律援助在法律体系内是完全空白的。有些人对于“法律援助”、“社会弱者”这些新名词并不理解,认为是在搞西方国家那一套,所以当时创办之初的误解和阻力不小。但是一想到弱势群体那些曲折心酸的维权故事,想到他们遇到挫折走投无路的情况,我就重拾信心。在我看来,运用法律为百姓做实事是让法律深入人心的最好途径。

在各方努力下,1992年 5月,“社会弱者权利保护中心”终于在武汉大学诞生,它也成为我国第一个民间法律援助机构,之后正式更名为“武汉大学法律援助中心”。让我欣慰的是,二十多年来,我始终牵挂的法律援助中心一直在不断成长中,“保护弱者、伸张正义、播撒爱心”的追求始终没变,为无数社会弱者提供义务法律服务,帮助他们走出绝望和无助的困难境地。

在我看来,为人最大的乐趣就是助人。如果我们给予别人更多的同情和帮助,就会时刻感觉到精神回报,感恩所得的回报还会促使我们更多地去给予。

2005年我到贵州考察时,发现当地很多贫困高中生上学困难,甚至有些基层法院的法官,为了孩子上学,白天审判,下班之后蹬三轮车为孩子攒学费。这让我感到很痛心,当即决定设立一个资助贫困地区高中学生的项目。回北京以后,我通过武大北京校友会,发起了“珞珈改变命运工程”,请校友牵手贫困高中生家庭,很快就筹集到 50万元。这些善款委托贵州高级法院、中共贵州省委宣传部进行发放。更让我高兴的是,该行动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国家拨款解决了许多贫困高中生的学费和食宿问题。

2015年5月,万鄂湘(右一)在河北省保定市就环京津贫困带扶贫工作进行调研

这些年,我用自己的绵薄之力资助了一些困难家庭的孩子,他们之中有的都已经考上了大学,用知识改变了自己的命运。2015年,我在河北保定开展“博爱牵手”活动时,与曲阳县孙家庄困难户孙胜科老人一家结了亲戚,老人的两个孙女已在博爱小学免费上学。去年过年,小姐妹俩给我发来一段视频,听着她们稚嫩的声音唱着:“心中的小梦想,一闪一闪在发亮,穿越年少的迷茫,我会变得更坚强;心中的小梦想,一天一天在成长,天赐我一双翅膀,我会看到那最美的光……”我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流下来。是啊,我们在孩子们心中种下一颗爱和梦想的种子,相信有一天,这颗种子会生根发芽,孩子们也会在自己的逐梦路上关爱更多的人。

履职路上建言法治中国

当我走出学校,成为一名法律工作者,在神圣的国徽和国旗下,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以及日后担任民革领导职务乃至国家领导职务,参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建设进程时,我欣慰的是:可以利用自己的专长,为祖国奉献一己之力。

参政议政方面我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选题一定是在自己研究和长期关注的领域之内,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有的放矢。正因为此,我的建议尤其关注司法体制改革。在全国政协九届五次会议上,由我主导的提案《关于推进司法改革,实现司法公正》以民革中央名义提交。这份提案被全国政协评为优秀提案。此后,中共十六大报告吸纳了这份提案中有关司法改革的内容,这让我非常惊喜和激动。

长期以来,社会法制是民革履行参政议政职能的重点领域之一,也是优势领域。当选民革中央主席之后,我有了更大的发挥专业优势的平台,那就是用我的法学专长带领民革全党在社会法制领域履行职能,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贡献力量。

近年来,在全国政协的履职平台上,民革中央提交了一系列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相关的提案。

比如,民革中央水资源司法保护的提案直接助推了我国环境公益诉讼制度的产生;民革中央、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 3家联合组织的修改民事诉讼法的调研报告,全国人大法工委采纳了 8条建议中的 7条。

拿 2016年来说,民革中央就充分发挥在社会法制领域的参政议政优势,从法治德治相结合和促进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视角,深度聚焦“精准立法促进社会文明”课题。目前,我国深圳、武汉、杭州等多个城市已经实施或正在探索为“文明”立法。该不该为“文明”立法?如何平息争议?当前地方立法存在哪些问题?如何提升立法水平?带着这些问题,我多次率领调研组,先后赴四川、陕西、山西、吉林、湖北、河南、安徽、山东、湖南、江西、福建等十多个省份开展实地调研。调研成果《关于精准立法促进社会文明的建议》,获得了中共中央领导同志的重要批示。中共中央政法委高度重视,全国人大法工委上门“办理”。

为落实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的“探索委托第三方起草法律法规草案”“充分发挥民主党派在立法协商中的作用”的有关精神,我带领民革中央与多所高校和法学研究机构进一步深入研究法治促进社会文明的经验和标准体系,联合起草了《社会文明促进条例(示范文本)》,通过政党协商等渠道,为地方立法机关提供参考。

参政议政活动推动了相关工作,民革法制类提案得到了良好的社会反响,吸引了更多社会法制方面的人才加入民革。如今,民革党员中担任司法机关领导职务的副部级 1人,厅局级 12人,在法院担任处级实职的 39人,在检察院担任处级实职的 25人。民革在该领域的人才智力优势不断凸显,集聚了人才,加强了凝聚力。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闫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