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新语

【读史忆人·段子】渊源:梁实秋与老舍

2017年05月15日10:40    

原标题:【读史忆人·段子】渊源:梁实秋与老舍

重庆笔战

抗战期间,许多文化界人士都随国民政府迁往了重庆,梁实秋与老舍也在其中。这两人同是“老北京”,文章也都名扬中外,但一直没有机会相识。到重庆后不久,梁实秋与老舍还没来得及见面,就先进行了一场笔战。

1938年梁实秋在《中央日报》发表文章,称:“所谓‘文坛’我根本不知其坐落何处,至于‘文坛’谁是盟主,谁是大将,我更是茫然。”同时提出:“现在抗战高于一切,所以有人一下笔就忘不了抗战。我的意见稍有不同。于抗战有关的材料,我们最为欢迎,但是与抗战无关的材料,只要真实流畅,也是好的,不必勉强把抗战截搭上去。至于空洞的‘抗战八股’,那是对谁都没有益处的。”梁实秋在文章中不仅嘲讽了当时的“文坛”——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简称“文协”),还提出“文艺与抗战无关”的论点,这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对此,作为“文协”总负责人的老舍不能不进行回击。几天后,他在《给〈中央日报〉的公开信》中写道:“文艺界同人爱国不敢后人,故有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之组织。总会成立已阅八月,会员现有四百余人,并于各地分设支会,实为全国文艺界空前之团结。……值此民族生死关头,文艺者之天职在为真理而争辩,在为激发士气民气而写作,以共同争取最后胜利。文艺者宜首先自问有否拥护抗战之热诚,与有否以文艺尽力抗战宣传之忠诚表现,以自策自励。”

不计前嫌

笔战之后,梁实秋与老舍继续以各自的方式活跃在重庆文化界。直到1940年夏天,“文协”总部被炸,老舍要在重庆北碚筹划新的“文协”办公地点。碰巧梁实秋也正在北碚做客。在友人的引见下,梁实秋拜访了老舍。两人不计前嫌,一见如故,皆有相识恨晚之感。从此常来常往,过从甚密。后来老舍的夫人由沦陷区辗转重庆来团聚,一家生活困难。梁实秋就聘老舍夫人担任他所主持的国立编译馆社会通俗读物组编审,月薪平价米一石。老舍也为梁实秋的女儿文蔷题写了“身体强学问好才是最好的公民”13个字。梁实秋去台湾时,就把文蔷这本小册随身带了去,并经常翻看。

合说相声

1944年,以国立编译馆为首的部分机关团体,发起了一场募捐劳军晚会。老舍打算同梁实秋合说相声。排练时,老舍对梁实秋说:“相声的要领就是要放出一副冷面孔,永远不许笑,而且要控制住观众的注意力,要干净利落的口齿,说到紧要处使出全副气力,斩钉截铁般迸出一句俏皮话,则全场必定爆出一片采声。”果然,梁实秋与老舍合说的《新洪羊洞》和《一家六口》两个段子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他们连说两夜,头晚由老舍“逗哏”,梁实秋“捧哏”,第二晚上相互对调。二人一胖一瘦,往上一站,虎着脸,泥塑木雕一般,三分钟不开腔,观众顿时笑不可止。两人越说越起劲,老舍激动忘形,高举折扇狠狠地向梁实秋头上打去,梁实秋一看不得了,哎呀一声,向后一闪,折扇正好打在梁实秋的眼镜上,梁实秋本能地两手一捧,正好捧住了下落的眼镜。台下掌声雷鸣,有人大喊:“再来一个!”可是谁也不知,这个精彩场面正是他们一时失手!

梁实秋(1903—1987),祖籍浙江,生于北京。现代著名的散文家、学者、文学批评家、翻译家。1915年夏考入清华大学。1923年8月赴美留学,专攻英语和欧美文学。回国后,先后任教于南京东南大学、青岛大学(后改为国立山东大学)、北京师范大学。1949年5月移居台湾,先后任台湾省立师范学院英语系主任、台湾省立师范大学文学院长。1987年病逝于台北。主要作品有《文艺批评论》《雅舍小品》《英国文学史》《英国文学选》等,并翻译有《莎士比亚全集》。

老舍(1899—1966),北京人。抗日战争时期,主持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为团结和组织广大文艺工作者参加抗日宣传等方面的工作作出了积极贡献。后到美国讲学并进行创作。1949年应召回国。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北京市人民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文联主席等职。

本文系独家原创,任何媒介转载须注明来自微信号“统战新语(tongzhanxinyu)”,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来源:统战新语

分享到:
(责编:闫妍、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