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新语

【读史忆人·典故】租赁协议

2017年02月06日14:37    

原标题:【读史忆人·典故】租赁协议

1938年冬天,在重庆知名女实业家、重庆妇女慰劳会劳动部长饶国模的无私帮助下,重庆大有农场的山坡上矗立起一幢三层楼房。这就是中共中央南方局、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的所在地——红岩小楼。

小楼建成不久,国民党就派某要员的秘书李开亮找到饶国模,要求她不能把房子租给中共。饶国模听出了李开亮话语里的威胁。但她不想用李开亮的事让周恩来操心。以后一段时间,李开亮又好几次找了饶国模,要她把中共的人赶出去。饶国模又是请吃饭又是送礼,希望李开亮不来找麻烦,结果李开亮得寸进尺,态度一次比一次坏,到最后竟然放出狠话:“饶部长,如果你不配合国民政府,莫说你这个部长当不成,恐怕你那三友实业社也有麻烦。”饶国模顿时火了:“国共两党成立了国民参政会,目的就是联合抗日,我的房子给了中共八路军做办事处又怎么样?既然是我的房子,我想给谁住就给谁住。”

饶国模跟李开亮的冲突,传到周恩来那里。周恩来和邓颖超专程赶到饶国模家里,埋怨她对他们隐瞒了这么大的事,然后,邓颖超拿出一份协议放在饶国模面前。饶国模一看,顿时激动起来:“不行,我不能签字。”周恩来道:“大姐,你给我们提供这么好的办公地方,我们已经感激不尽了。周公馆也是我们租用的,所以你的红岩小楼也以租用方式给我们。这份租赁协议你就签了吧。”

饶国模说什么也不肯签字。邓颖超将饶国模拉到一边,小声说:“大姐,恩来听说李开亮为红岩小楼找你麻烦的事后,很内疚,同志们也觉得对不起你,没有考虑周全,所以恩来起草了这份租赁协议,这样你既可以对那些人交差,也能让我们安心工作。”饶国模固执地说:“我从来就没想过把房子租给你们,是我心甘情愿为你们建造这座房子的。签了租赁协议,我成了什么人?不行,坚决不行。”“恩来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如果我们给你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的话,我们就只有搬出去了。”

这一说,饶国模就不能再坚持了,拿起笔签了字。有了这份租赁协议,饶国模就更不怕李开亮了。当李开亮再次来到饶国模办公室时,饶国模将协议甩在他面前,说道:“你看了,我是有法律依据的。谁给钱,我就把房租给谁。我是商人,这样赚钱天公地道吧。”

李开亮看着那份协议,确实无话可说了。饶国模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结果事情还没完。过了一段时间,饶国模被李开亮请去参加一个宴会,宴会上都是国民政府的要员。席间,李开亮将一份买卖红岩小楼的协议书放到饶国模面前。饶国模微笑着站起来道:“想不到政府对我那座小楼如此看重啊,竟然肯花三倍的钱来买,真是抬举我饶国模了。”李开亮道:“饶部长,红岩小楼环境确实不错,那里能躲避日军轰炸机视线,应该给我们政府做办公机构。让中共那边另外找地方嘛。三倍的价格,可只有对你饶部长才这样舍得了。”

饶国模扶了扶近视眼镜,笑道:“各位这样抬举我,实在让我受宠若惊呀。不过,我饶国模只是区区一商人。不是我不肯把房子卖给国民政府,而是我与中共早已有了租赁协议。房子既然已经租给他们使用了,我又怎么能说收回来就收回来呢。随便毁约不是我们生意人的风格,何况,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我可不想上法庭。”

李开亮道:“你要收回房子,难道中共那边还敢告你不成?就算他们真敢告你,还有我们政府给你撑腰呢。”饶国模顿时严肃起来:“各位,我饶国模丢不起这个人,更失不得在重庆的信誉。如果出尔反尔,以后我还怎么在重庆做生意、过日子?再说了,国共两党联合抗日,可不是我提出来的,既然都是为抗日办事,那房子又为什么不能给中共的人办公?如果这也违法的话,那我就直接找蒋委员长说说理去。”

饶国模软中带硬的话,自有一股威势,这个在重庆摸爬滚打多年的女实业家,本来就是有影响的,她强硬起来了,那些要员也只有偃旗息鼓了。

周恩来对饶国模更加敬重。抗战期间,饶国模从来没有收一分钱租金,她和周恩来和她签定的那份租赁协议,成为中共与各民主党派、各界爱国民主人士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历史见证。

饶国模(1895—1960),四川大足人。年轻时怀着“实业救国”的理想,在重庆郊区购买200多亩荒坡地,创办“大有农场”。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三省后,她从农场拿出资金捐献给东北义勇军。全面抗战开始后,她利用和重庆工商界上层人物的关系,掩护加入共产党的3个子女进行秘密活动,并热心支持中共建设红岩八路军办事处。解放战争时期,继续帮助重庆地下党筹措经费,掩护地下党员。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全国政协委员、西南军政委员会监察委员会委员等。

本文系独家原创,任何媒介转载须注明来自微信号“统战新语(tongzhanxinyu)”,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来源:统战新语

分享到:
(责编:闫妍、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