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新语

【读史忆人·段子】谐趣(三)

2017年01月09日15:31    

原标题:【读史忆人·段子】谐趣(三)

【朱启钤的“拆墙打洞”】

民国初年,南起前门楼,北到平安大街,东起南北河沿,西达西黄城根一线的广大区域,都属于皇城。普通百姓是不准进入皇城的。如果有人要从西面的阜成门到东面的朝阳门,或者从南面的大栅栏到北面的地安门,都必须圈着皇城城墙走一大圈。皇城已经成为堵在北京城市中央的一个巨大障碍。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担任民国政府交通部总长、内务部总长的朱启钤大胆决定,拆除皇城长安左右门各三阙券门的卡墙等,形成了“神州第一街”长安街;拆除神武门外的北上门、东西角门和北海前的东西三座门,形成了横贯北京东西的第二条道路;同时,在太庙和社稷坛两旁的墙上开了两个豁口,形成了今天的南池子、北池子和南长街、北长街。经过这一番改造,封闭了几百年的皇城,第一次可以任由市民自由穿行。

朱启钤(1871—1964),贵州开州(今开阳)人。清光绪年间举人,曾任京师大学堂译学馆监督、北京外城警察厅厅长、内城警察总监等。辛亥革命后,曾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内务总长、代理国务总理。1930年组织中国营造学社,任社长,从事古建筑研究。新中国成立后,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著有《蠖园文存》。

【陈寅恪的小道】

由于长期用高度近视的左眼工作,陈寅恪从1944年起,眼睛就完全看不清东西了。因为行动不便,学校便让学生到他家听课,他住的中山大学宿舍的走廊便成了教室,墙上挂一块小黑板,他坐在黑板前讲授,学生坐在对面的椅子听讲,成为当时中山大学的“一怪”。为了防止陈寅恪跌倒,当时的中共广东省委书记陶铸专门找人为他在院子里修建了一条白色的水泥小路,方便陈寅恪在工作之余散步,这条路也被称为“陈寅恪小道”。

陈寅恪(1890—1969),江西修水人。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诗人。年轻时曾在日本、德国、法国、美国等地留学。1925年回国到清华大学任教。抗日战争爆发后,随西南联大迁至昆明。1939年离开昆明前往香港。1949年返回清华大学任教。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山大学教授等。

【老舍的高温恐惧】

1944年初,老舍住在远离重庆市中心的北碚,开始写《四世同堂》,他计划把这本书写成一部百万字的长篇小说,当时他推想每天写1500字,能在两年中写完,但在高温和蚊子的肆虐下,直到年底,他只写了30万字。回到北京后,他谈起北碚的夏天,还“心有余悸”:“北碚虽然比重庆清净,可是夏天也一样的热。我的卧室兼客厅兼书房的屋子,三面受阳光的照射,到夜半热气还不肯散,墙上还可以烤面包。”

老舍(1899—1966),北京人。抗日战争时期,主持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为团结和组织广大文艺工作者参加抗日宣传等方面的工作作出了积极贡献。后到美国讲学并进行创作。1949年应召回国。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北京市人民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文联主席等职。

【沈雁冰的笔名】

沈雁冰是中共早期党员,但是曾在大革命后脱党,对此他内心十分矛盾,并取笔名为“矛盾”。矛盾自述道:“1927年上半年我在武汉经历了较之前更深更广的生活,不但看到了更多的革命与反革命的矛盾,也看到了革命阵营内部的矛盾。而且,自然也不会不看到我自己生活上思想中也有很大的矛盾。但是,那时候,我又看到有不少人们思想上实在有矛盾,甚至言行也有矛盾……于是我取了矛盾二字作为笔名。”其后,叶圣陶说这个笔名一看就知道是假名,给他加了个草字头,成为“茅盾”。茅盾虽然矛盾,但他内心深处依旧葆有共产党人精神和气质。虽然不在党内,但他选择了一种与暴力革命不同的方式改变社会,加入左翼作家联盟,用文字揭露时代的黑暗。

沈雁冰(1896—1981),浙江嘉兴人。原名沈德鸿,字雁冰,笔名茅盾,现代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文化活动家和社会活动家,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中国革命文艺的奠基人,代表作有《子夜》《霜叶红似二月花》《白杨礼赞》等。全国解放以后,历任全国文联副主席和名誉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主席、文化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1981年,茅盾在病危之际捐出25万元稿费设立茅盾文学奖,以鼓励当代优秀长篇小说的创作。茅盾文学奖是我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也是我国第一次设立的以个人名字命名的文学奖。

本文系独家原创,任何媒介转载须注明来自微信号“统战新语(tongzhanxinyu)”,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来源:统战新语

分享到:
(责编:闫妍、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