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专题·活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建院60周年>>院史钩沉

中华文化学院的牌子是怎么挂起来的

中华文化学院原副院长 蔡福金

2016年10月12日20:21    来源: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即将喜迎建院60周年。本人作为中华文化学院在院党组领导下筹划、报批、成立等具体工作的承办人(时任副教务长兼院办主任),并被任命为首任副院长,时间已经过去20年,有必要对中华文化学院的创办以及创办初期的工作进行回顾。

1997年1月29日,经中央统战部和国家教委批准,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成立中华文化学院,加挂一块“中华文化学院”的牌子,这是中央社院发展史上一件划时代的大事,对中央社院的建设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中央社院从此可以举行对港澳台和海外人士的培训、学习和交流;可以以“中华文化学院”的名义组团出境访问,开展海外统战联谊和中华文化交流活动;可以开展对海外统战和中华文明的学术研究和交流,开辟了中央社院培训、教学、研究、对外活动的新领域、新局面。

中华文化学院经过中央编制办公室登记注册,全国只有唯一一所中华文化学院,这无论在全国高校建制上还是在中华文化发展史上都是极为难能可贵的。在纪念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成立60周年的时候,我们应当充分、深刻认识成立中华文化学院的重要意义,应当认真总结、探索、研究中华文化学院的发展方向。

为开展海外培训交流急需再挂一块牌子

1995年,在院党组领导开展的中央社院“大学习大讨论”中,干部职工普遍认为:中央社院在海外培训方面长时间“缺腿”的主要原因是,“中央社会主义学院”这个名称到了改革开放新时期,对开展海外培训交流活动确实不方便,迫切需要再挂一块牌子。

于是,广大干部职工纷纷给她起名,有神州大学、华厦大学、中国社会大学、中国政治大学等。但又都觉得不理想、不满意。1995年12月,《中外管理》杂志总编杨沛霆来社院给非公有制经济代表人士班讲课,中午本人陪他吃饭时,说起中央社院再挂一块牌子起名的事,有人提议叫“中国政治大学”。他说,这个校名太“政治”了,应当贴近“文化”。这时,我们俩几乎是异口同声说:“那就叫中国文化大学,中华文化大学!”

第二天,我以个人名义向院党组提出再挂一块牌子的名字叫“中华文化大学”的请示。经院党组研究批准,改叫“中华文化学院”,这样既避免社会上兴起的“学院改大学”之风,又可以和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的“学院”相匹配。中华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和纽带,中华文化学院这个名字,既有利于开展海外培训交流工作,又有高度和容量,包容性、亲和力都好。

中央统战部很快批准了这个意见并报国家教委审批。国家教委一个司认为“中华文化学院”是开展涉外工作的学院,必须报外交部审批;两个司认为“中华文化学院”是带“中”字头的学院,必须报国务院总理审批。为了说明情况,本人向各有关司局送去江泽民总书记给中央社院复办10周年的《贺信》和19位国家领导人给中央社院40周年校庆的题词,反复做工作,说明“中华文化学院”是海外统战性质的学院,不是外事口的学校;“中华文化学院”是“中华文化”的学院,不是“中华”的“文化学院”,与“中”字头学校有区别,请他们理解和批准。

接着,时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刘延东亲自向国家教委副主任张天保说明中央社院迫切需要加挂牌子的原因。1996年10月,国家教委批复:“非学历性质的教育机构,不需要我委审批,由学院主管部门审批,送学院所在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备案。”

1997年1月29日,中央统战部对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关于成立中华文化学院的请示》批复:“同意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成立中华文化学院。中华文化学院的性质属非学历教育机构,与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一个实体、两块牌子。”这是对中华文化学院的定性和定位。中华文化学院的宗旨是:以中华文化为纽带,以港澳台同胞和海外华侨华人为对象,开展培训和文化交流工作,同时面向社会培养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急需的人才。

海外培训迅速打开局面

1997年7月,香港刚刚回归祖国,中华文化学院刚成立半年,在刘延东同志的关怀支持下,迅速促成中华文化学院与香港宋庆龄儿童基金会于7月13日—27日联合举办“庆回归,香港青少年艺萃北京行中华文化学习班”,受到香港青少年的热烈欢迎,有90名学生参加学习。学习内容包括普通话、中国民族舞蹈、民族音乐、国画等,并组织军训、观看升国旗、与清华附中联欢等活动。学习期间,何鲁丽、吴阶平等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香港厅接见全体香港学生。通过学习和活动,使香港学生接受了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

1997年7月14日—8月10日,中华文化学院与美国洛杉矶帕莎迪那学院联合举办“你好,北京!’97暑期中文研习班”,26名美国大学生参加学习,课程有中文、中国画、书法、中医、针灸等。

中华文化学院成立之初举办香港班、美国班获得成功,在院内外产生很好的影响。中央统战部、国务院港澳办对中华文化学院举办海外班非常重视。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香港《文汇报》、香港《大公报》等11家新闻媒体对中华文化学院及其办班的情况进行了宣传报道。接着,1998、1999年暑期,学院又与美国帕莎迪那学院联合举办两期中文班;1999年6月还与美国克拉克?亚特兰大大学联合举办一期中文研习班。

中华文化学院成立后积极开展对台工作,陆续接待安排台湾学生和文化界等方面人士来院学习、访问和研考。1997年7月,台湾淡江大学25名研究生来院学习参观,并受到海协会副会长唐树备、副会长兼秘书长张金成的接见和宴请。1998年9月,学院接待台湾文化工作者访问团16人,安排文学理论、美学等讲座。1999年9月和2000年5月先后安排接待台湾中华文化研考团两批共45人来院学习、研考,实现了该团赴京研习考察的夙愿,收效显著。2001年5月又接待安排台湾夏潮合作经济考察团来院学习等,为加强海峡两岸文化交流、增进两岸同胞的了解和友谊发挥了积极作用。

此外,1997年5月13日,中华文化学院与《中国文化报》联合举办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研讨会”。1999年12月31日,中华文化学院举行了“中华文化与二十一世纪”学术研讨会。

开展多方面对外交流工作

40多年来,由于“中央社会主义学院”这个校名不便开展海外

工作,海外交流工作几乎等于零。中华文化学院成立后,开展海外交流自然就成为学院的一项重要工作。学院积极运用“中华文化学院”这块牌子,迅速打开海外交流工作局面,大力发展海外联谊关系,为今后的对外交流工作打下初步基础。。

1998年2月,本人和中华文化学院的李道湘随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组团访美,这是中央社院有史以来第一次派人出国访问。我们在美国纽约、费城、华盛顿、洛杉矶等地参加当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举办的“两岸和平统一”学术研讨会,拜访当地侨领和华人知名人士共50多人,结交了朋友,为开展海外联谊工作打下良好基础。

1998年3月—7月,美国洛杉矶华夏政略研究会会长王仲平、费城坦普大学教授程君复、纽约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章爱龙先后来中华文化学院访问。王仲平、程君复分别向学院教师作了“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景展望”、“中美关系与克林顿访华”的演讲,并进行座谈。1999年3月,海峡两岸交流协会会长、中央社院的老朋友李惠英来院访问,并与我院教师们就“中美关系、两岸和平统一问题”进行座谈交流,气氛友好热烈。

此后,中华文化学院又多次开展多方面的文化交流活动。

加强组织建设,研究中华文化学院发展道路

1997年初中华文化学院刚成立时,院党组成员中只有我一人主抓中华文化学院的工作,没有设立具体的工作机构,工作力量不足。为了适应工作需要,后来成立了中华文化教研部;1998年12月又成立了中华文化学院办事机构---中华文化学院工作处,2001年3月更名为中华文化学院办公室,2002年3月改名为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培训中心。

中华文化学院成立不久,为了研究学院发展道路,1997年4月召开两次教学、行政处室代表参加的座谈会,提出中华文化学院的宗旨是:开展海外培训交流工作,这是办学的总方向,也可适当面向社会办学。中华文化学院的培训对象主要是港澳台同胞和海外华人,但不要办成纯学术、纯文化的教育机构,我们的优势在统战,特色也在统战。要坚持树立“大统战”意识,树立构建广泛的爱国联盟的思想,可以开展适合海外华人需求的多种形式的学习、参观活动,如学习中文、民族舞蹈、音乐、书画等,要区别于政治培训班的模式。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成立中华文化学院之后,广州市、北京市、辽宁省等地方社院相继成立地方中华文化学院,其他省市社院也在积极筹备成立当地的中华文化学院。1998年12月4日,中央社院与部分省市社院领导召开关于中华文化学院工作座谈会,及时交流开展工作和活动的情况和经验,研究中华文化学院的办学方向和发展道路,对中华文化学院的性质、定位、宗旨等问题形成了初步共识。

1999年10月21日,刘延东同志主持召开院党组、院长联习会议,何鲁丽、刘延东、金开诚等同志对中华文化学院两年来的工作给予充分肯定,并就中华文化学院的建设和发展提出了重要意见,形成了院领导的基本共识。《中央社会主义学院1998—2000年发展规划及2005年远景目标》指出,中华文化学院建设的主体目标是:把中华文化学院建设成为国内外知名的海外华侨华人的中华文化的学习培训中心、研究中心、交流中心。      

分享到:
(责编:闫妍、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