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新语

【感怀】我的少数民族兄弟

2016年09月09日16:34    

原标题:【感怀】我的少数民族兄弟

我成长的地方,是个多民族混居的地方。我打小见过高大富丽的清真寺,也尝过夏天里朝鲜族风味的大冷面心旷神怡,甚至迷恋过一位亭亭玉立的达斡尔族女孩儿。而最珍贵的,是我收获了我的少数民族兄弟们。

儿时的我有一个回族的小伙伴。我俩个头相近,脾气相投,两个混不吝的小毛孩子,总是在一块“作”。上课一起搞小动作的是我俩,放学贪玩不回家的是我俩,所以被罚站的也总是我俩。那时候,我们知道我们有所不同。我想的是,因为我爱出“汗”,所以是“汗”族。他则告诉我他家里面的事情,习俗啦,节日啦,还有清真寺里的肃穆宏伟。他带我去他奶奶家里,那精心布置的、极具民族特色的装饰,让我不禁发出“哇”的声音。我们在一起玩,没有一点隔阂。即使是吃东西,各吃各的就好。懵懂的我们还曾在漆黑的空教室里跪地起誓,要永远做不会分开的好兄弟!

高中的时候,我恰巧与父亲发小的孩子同班。于是,我们就好像天然地带来了一种自来熟。一起回顾父辈儿时曾经的故事,就好像我们也是那么成长过来的。两代人的情谊就这样无缝地连接了起来。每年过年,我都会去他家里坐坐,一起盘腿在大炕上唠嗑。他是满族,他也会时不时给我讲一些满族的起源和传统故事。他尤其喜欢满族文字,他给我讲解的满族文字背后的趣事,让我大开眼界。后来他去了上海读书,在读书闲暇学习研究满族文字,依靠着他对民族文化的研究,做了一个宣传教学满族文字的公众号,短短时间竟有几千人关注了。他在自己热爱的民族史研究里如鱼得水,我也由衷为他高兴,并忠实地做他的粉丝。

上班之后,碰见了单位蒙古族的周大哥。周大哥为人爽直痛快,说话直,当过兵,尤其见不得不干净不整洁的地方。遇到看不惯的事收不住脾气,发了脾气之后觉得自己做得不妥,转眼又和颜悦色,缓和场面。周大哥擅做菜,锅在灶在,就没有不拿手的。甚至在工具不全的情况下,还创意地做了“饼铛烤肉”,让我们一众大快朵颐。现在在沿海城市上班,周大哥时常怀念故乡,怀念父母,怀念草原,他一次说:“家里那时候烤全羊,别提多香了,我爸最多喝了十几瓶酒,到我是不行了,一瓶就倒”。周大哥说罢笑得仰过去。

在我生活的二十几年的日子里,我结识了多个民族的兄弟姐妹,他们性格各有特点,他们的生活各有特色,但都期盼拥有一个和平繁荣的社会,打拼一个自己光明的未来。我有幸与他们在一起,收获了友谊,增长了见识。我的少数民族兄弟们,如今工作在各个行业,但我不能忘记的,是他们带我看到的另外的世界。

(作者:大连海事局 胡越)

本文系独家原创,任何媒介转载须注明来自微信号“统战新语(tongzhanxinyu)”,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来源:统战新语

分享到:
(责编:闫妍、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