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新语

【团结一家亲】有这样一位老师,他被汉族学生称为“吐爸爸”……

闵众

2016年08月23日13:37    

原标题:【团结一家亲】有这样一位老师,他被汉族学生称为“吐爸爸”……

“吐爸爸,我16日结婚啊……”

“吐爸爸,我的毕业典礼在26日……”

“吐爸爸,你不要太操心了,我们都长大了……”

学生们口中的“吐爸爸”,是克拉玛依职业技术学院辅导员吐尔逊麦麦提·艾麦提江,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

“我的学生70%都是汉族学生,”吐尔逊麦麦提说,“他们都是我的儿子女儿。”

吃住和学生在一起

2000年刚当辅导员时,吐尔逊麦麦提就带了“3+2”计算机班。“孩子们都是初中刚毕业。”当时班上的学生年龄小,只有十四五岁,“不会洗衣服的,早晨赖床不起的,还动不动老哭鼻子的……”吐尔逊麦麦提说。

怎么才能带好他们呢?吐尔逊麦麦提犯愁了。

吐尔逊麦麦提一个一个往学生家里打电话,了解他们的情况。一个星期下来,谁吃不了苦,谁爱睡懒觉等等,他在心里有了数。

推开B6号学生宿舍楼104—4号房门,上下两层的铁床,下面是书桌,上面是床,整齐干净。“我就住这,还有两个是学生。”吐尔逊麦麦提指着右侧靠里的床对说,“我是做学生工作的,和学生住一起方便。”学校搬家后,吐尔逊麦麦提放弃教师公寓,住在学生宿舍,一住就是两年,他每天的工作时间最低也超过16个小时,只要学生有事他就会赶到学生身边。

“我的眼里,没有好学生、坏学生之分,也没有民族之分,每个学生都像是我的孩子。”吐尔逊麦麦提说。

“他不仅陪我们打羽毛球、篮球、乒乓球,还和我们聊天,倾听我们的想法。”学生张泽庚说,“看似随便聊聊,其实他是在悄悄了解我们遇到的困难和问题。”

“在我们眼里,他不仅是一名辅导员,还是我们的‘吐爸爸’。”一提起吐尔逊麦麦提,接受采访的学生都这样说。一声“吐爸爸”,学生们叫得如此自然,就像在家里叫自己的父亲一样。

“学生叫他吐爸爸是由衷的。”信息工程系副教授吐尔尼沙·热依木说,“他对学生充满了热情,脑子里装满了学生的信息。”

“从当辅导员那天起,我就没把自己仅仅当作学生的辅导员,而是始终把自己当作学生们的亲人。”吐尔逊麦麦提说,“对待学生,我首先想到的是,如果作为父亲,我应该怎么做。”

孩子们的“吐爸爸”

已经工作、成家的罗元庆曾是计算机专业0351班的学生。从小就十分顽皮的他,中小学时一直是孩子王,学习吊儿郎当。“我只要逃课,无论跑到哪里,都被吐老师和同学揪回来,”罗元庆说,“早上睁开眼,第一个见的是他;晚上睡觉,最后一个见的还是他。”

“为了管住罗元庆,我在他们宿舍住了一个月。”吐尔逊麦麦提说。

“但他从来不生气,一直给我讲道理,他真心是为我好。”时间长了,石头也能焐热了。有一天,罗元庆对吐尔逊麦麦提说:“我给您当儿子,您给我当爸爸吧!”这以后,罗元庆就叫他“吐爸爸”。

如今的罗元庆在克拉玛依经营着自己的公司,在他心里最亲的人,还是“吐爸爸”,“哪天不见,还真想他。”

“后来我班上的学生都叫我‘吐爸爸’,”吐尔逊麦麦提说,现在年纪大了,当年的淘气包们都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现在改了,叫我老爷子了。”吐尔逊麦麦提脸上始终带着幸福的光芒。

“2007年10月13日,是我当老师快30年来最难忘的日子。”吐尔逊麦麦提说。

那天孩子们借口在饭店吃饭和别人起了争执,把吐尔逊麦麦提骗到了饭店。“接到电话骑上电动车我就冲了过去。”这么多年过去了,吐尔逊麦麦提回忆起当天的事情,还是泪花闪闪。

“饭店里黑咕隆咚的,当时真担心孩子们出事,谁知道开门一进去,是那么大的一个惊喜!当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当天的场景被学生们做成了视频,吐尔逊麦麦提说,他每看一次都会流泪。

学生们最开心的是两件事,一是给他过生日,另一个是请他参加婚礼。学生们毕业后都能以请他参加婚礼为荣,计算机0931班的同学朱明凤为了他能见证婚礼,改了婚期。在伊犁师范学院读本科的赵凡,专门邀请吐爸爸参加她的毕业典礼……

“孩子们口中的‘吐爸爸’,才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誉”

今年50岁的吐尔逊麦麦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苍老一些。“整天操那么多心,怎么能胖起来?”克拉玛依职业技术学院宣传部干事汪欢说,每年吐老师的年终述职报告就有8000多字、七十多项工作内容。

“孩子们一声‘吐爸爸’,就是我的幸福,一切辛苦都值得。”吐尔逊麦麦提哽咽着说,“作为一名党员,没有奉献精神,就不是一个合格党员。我爱这个岗位,爱孩子们,为孩子们奉献是我应该做的。”

“今年10月,我就50岁了。”吐尔逊麦麦提说,他是学院年龄最大的辅导员,也是最忙的老师之一。他当两个班的班主任,要上4个班的就业指导课,还有两个班的德育课。

从2000年吐尔逊麦麦提担任辅导员至今,已经有17个年头了。在他的办公室里,各种各样的荣誉证书装了整整一纸箱,有学校颁发的优秀辅导员证书,有自治区优秀辅导员、优秀班主任证书,还有今年5月才获得的第八届“全国高校辅导员年度人物”的奖杯。

当大家问,这些荣誉为什么要堆放在纸箱子里,吐尔逊麦麦提说:“摆出来又能干啥?我还是孩子们的‘吐爸爸’呀!”

每到父亲节这天,吐尔逊麦麦提的电话、手机短信、微信群、QQ群,嘀嘀声都会响个不停,那是学生们在向他们的“吐爸爸”祝福“父亲节快乐”。

吐尔逊麦麦提获得过很多荣誉,但他说:“孩子们口中的‘吐爸爸’,才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誉。”

本文系独家原创,任何媒介转载须注明来自微信号“统战新语(tongzhanxinyu)”,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来源:统战新语

分享到:
(责编:闫妍、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