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新语

【读史忆人?段子】文化

2016年08月23日13:17    

原标题:【读史忆人?段子】文化

冯友兰认为,中国哲学中,孟子派儒学、庄派道学皆以神秘的境界为最高境界,以神秘经验为个人修养之最高成就,但两家方法各异,道以纯粹经验忘我,儒以爱之事业去私,无我无私,而个人乃与宇宙合一。

梁漱溟说:“中国传统中该变化的早就变了,不该变的永远都不会改变,而这些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中国传统将统领世界。” 他认为中国有以贡献与世界者,不外八个字:“人生向上,伦理情谊。”而这正是世界和平的基础。

吴晗认为,文化的发扬光大,往往是由于积累。一时一地的文化很少是突然而来,突然而灭。故在中国史上,文化的发展与消灭,也很少与朝代的兴亡同一起……须知文化史家的任务,是在探求历史演化的法则,精密地指出新旧嬗递的痕迹。

梁思成说,我们有传统习惯和趣味:家庭组织、生活程度、工作休息,以及烹饪、缝纫、室内的书画陈设、室外的庭院花木,都不与西人相同。这一切表现的总表现曾是我们的建筑。他还曾经说过,一个东方古国的城市,在建筑上,如果完全失掉自己的艺术特征,在文化表现及观瞻方面都是大可痛心的。因为这事实明显的代表着我们文化的衰落,至于消失的现象。

吴浊流说:我们的青年,相反地视固有文化等如垃圾,不值一文,放弃而不读,其结果产生无根的思想,像浮萍一样,风一来就摇动,可左可右可前可后,这种现象从哪一角落来看,都是同样的,因为他们没有根,就不能根生大地,也不能根深蒂固发育起来。

注:吴浊流(1900—1976),台湾早期乡土作家,作品反对日本的殖民统治,反对“皇民化”教育,代表作有《亚细亚孤儿》《先生妈》。

本文系独家原创,任何媒介转载须注明来自微信号“统战新语(tongzhanxinyu)”,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来源:统战新语

分享到:
(责编:闫妍、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