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专题·活动>>各民主党派中央主席寄语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

张治中:肝胆相照的诤友

2016年06月20日13:28    来源: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

民革和中国共产党的密切合作,是在长期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中形成并发展的。早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国民党左派就同中国共产党建立了合作关系。大革命失败后,这种关系继续保持下来,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又有了很大的发展。民联、民促和民革的建立,先后得到了共产党的支持和帮助。新中国成立以来,民革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积极为社会主义服务。进入新时期后,在中国共产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指引下,民革进一步发挥积极性,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力量。

几十年同甘共苦的经历,使民革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周围,形成了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和谐政党关系。在与中国共产党长期合作的过程中,民革负责人同中共领导人亲密交往,留下了许多动人佳话。

张治中陪同毛泽东乘机参加重庆谈判。

张治中,原名本尧,字文白,安徽省巢县(今巢湖市)黄麓镇洪家疃人,1949年加入民革,历任民革第二届中央常委、第三、四届中央副主席。张治中是一位杰出的爱国将领,富有远见的政治家,是国民党方面一贯坚持国民党与共产党合作的代表人物,共产党的亲密朋友,他一生为促进国共合作,推动民族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被世人称为和平将军。

抗日战争时,张治中将军毅然请缨,先后出任国民革命军第五军军长、第九集团军总司令,两次率军与日寇在上海血战。第一次是1932年“一·二八淞沪之役”,第二次是1936年“八一三淞沪之役”。在上海人民和全国各界的声援和支持下,创造了著名的上海保卫战的胜利,曾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抗日必胜的信心,可惜,后来在蒋介石不抵抗政策下,不得不放弃了上海。当蒋介石要张治中率军去与红军对垒时,张治中立即交出了军权,表示宁愿去军校当教官。八年对日抗战中,尽管国共之间发生不少摩擦事件,但由于中共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国民党内有识之士也反对分裂,使国共合作得以维持到抗战胜利,张治中在这方面做了很多贡献。

1949年4月,全国解放前夕,张治中以国民党政府首席代表身份与中国共产党和谈,并草拟了《国内和平协定》,但南京政府在蒋介石干预下,拒绝签字,和谈失败。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张治中认为自己是首席代表,理应回去复命。毛泽东和周恩来多次诚恳挽留张治中留下顺应历史潮流,参加新中国建设。周恩来诚挚地对张治中说:随着形势的转变,仍有恢复和谈的可能。你们回到上海或广州,特务分子是会干不利于你们的事的,还是留下来吧。最后,周恩来深情地说:“西安事变时我已经对不起一位姓张的朋友(按:指张学良)今天再不能对不起你这位姓张的朋友了!”情真意挚,态度温和而又坚定,张治中深受感动,于是决意留下来。

在外间谣言蜂起的情况下,张治中于6月26日慨然发表了《对时局的声明》,说:“我居留北平已80多天了,以我所见所闻的,觉得处处显露出一种新的转变、新的趋向,象征着我们国家民族的前途已显露出新的希望。”

张治中决定留居北平的举动深得毛泽东、周恩来等的赞许,周恩来还千辛万苦把远在南方的张治中的家眷全都安全接来北平,使张治中感动不已,毛泽东对留居北平的张治中更是关怀备至,他常邀张治中过去座谈、聚会,并把张治中介绍给初会的朋友:“他是三到延安的好朋友!”这些话令张治中内心感到暖烘烘的。这期间,新中国政协正酝酿筹备,中央人民政府即将成立,毛泽东当着朱德等许多中共领导人的面,多次提请张治中参加人民政协和人民政府并担任职务,张治中推辞说:“过去这一阶段的政权是我们负责的,今已失败,成为过去了,我个人也应成为过去。”毛泽东恳切地说:“过去的阶段从你发表了声明,等于已过了年三十,今后还应从大年初一做起!”

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即将召开,西北解放军即将进军新疆的时候,党中央分析了形势,认为党在新疆有长期的影响,特别考虑到张治中在新疆工作几年,和国民党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新疆省政府主席包尔汉等有良好的关系,还有屈武、刘孟纯、刘泽荣等进步分子在进行统战工作,经过努力,有可能争取新疆和平解放。当时毛泽东亲自约张治中谈话,希望他去电给陶峙岳、包尔汉,争取他们和平起义,张治中立即同意。经过他几个电报的劝告和中共工作的配合,陶峙岳将军于9月25日率部通电起义,包尔汉主席也于26日通电起义,使解放军顺利进入新疆。新疆和平解放后,军政事务百端待理,张治中因曾任国民党西北行营主任,即写成数千言的书面意见呈毛泽东,除介绍一般新疆情况外,并就今后长治久安之计提出多项重要意见。毛泽东对此很重视,当下就推荐张治中到西北去“与彭德怀将军合作共事”。毛泽东幽默地对张治中说:“我们再来一次国共合作吧!”

张治中将军与彭德怀合作得很不错。后来彭奉命率军去了朝鲜战场,张又与后继者习仲勋合作很好,为西北地区的稳定作出了贡献。

筹建新中国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筹备会在北平召开前,曾酝酿和讨论国家的名号问题,这时是1949年6月。会后毛泽东在中南海邀集各界人士座谈,张治中也应邀在座。毛泽东把筹备会上专家们的意见呈诸各位,听取他们的意见。最后毛泽东提出,中央意见拟用“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这时候,张治中发表了不同意见,他说:“‘共和’这个词的本身本来就包含了‘民主’的意思,何必重复?不如就干脆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觉得此话有理,建议大家采纳。经众人反复讨论,终于最后决定了以此作为国名。

8月,参加政协筹备会国旗审阅小组的专家们从全国征集的国旗图案中筛选出三幅,由毛泽东主持与各界人士作最后的定选。

在讨论国旗的座谈会之前,张治中来到毛泽东的住处闲谈一番后,张治中问毛泽东:“现在大家都在议论国旗图案,你的意见呢?”

“我同意一颗星一条黄河的那种,你觉得如何?”毛泽东问。

“我反对。中间一条杠,把红旗劈为两半,不成了分裂国家了吗?”张治中有些激动了。

毛泽东说:“你说的是一个严重问题。不过,不少人主张采用这幅,也举出不少理由。这样吧,我还要找些人座谈一下,你也来。”张治中表示同意。

政协一届会议开幕前,座谈会在中南海举行。毛泽东手持两幅图案:一幅是五星加一条横杠;一幅是现在的五星红旗,只是多了个镰刀斧头。前一幅的说明是:红旗象征革命,五星代表共产党的领导,横杠代表黄河。张治中当即表示不同意见,他说,“第一,杠子向来不代表河流,中间一横杠容易被认为分裂国家,分裂革命;第二,杠子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是金箍棒,国旗当中摆根金箍棒干吗?不如用这一幅五星红旗。”张治中的话得到大多数人同意,毛泽东也觉有道理,后来就以比较一致的意见确定了五星红旗为国旗。

张治中作为民主党派的领导人,真诚与中国共产党合作,参政议政,从不把自己当“外人”。邓颖超曾撰文热情地肯定了“他为人正派、襟怀坦荡,对我党直言不讳,肝胆相照”的政治品格。

分享到:
(责编:闫妍、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