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工作动态>>少数民族

民族凝聚力与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

朱耀先

2015年09月02日08:49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民族凝聚力与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

民族凝聚力是一个民族在理想、目标和利益高度一致基础上成员之间所表现出的亲和力、向心力和聚合力,它是一个民族基于对民族文化、民族精神、民族意识、民族命运的认同而形成的一种强大精神力量。70年前,中国人民所以能够最终战胜日本侵略者,取得抗日战争的完全胜利,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抗日战争期间,中华民族的民族意识获得了空前觉醒,民族凝聚力得到了极大增强。

民族凝聚力是中国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根本原因

凝聚力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与国家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科技实力等物质力量相比,民族凝聚力具有更为重要的功能和作用。民族凝聚力具有强大的聚合功能、化解功能、提振功能和激励功能,它能够将一个国家中不同民族、不同政党以及不同阶层的人们吸引、凝聚在一起,为共同理想和目标奋斗甚至牺牲;能够化解内部矛盾、消弭意见分歧,促进民族认同和民族团结;能够提振民族精神,强化国家意识和社会责任;能够激励人们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强盛而忘我奋斗、英勇牺牲。民族凝聚力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灵魂和精神支柱,在综合国力诸要素中起着核心和决定性的作用,影响和决定着国家和民族的兴衰存亡和前途命运。

抗日战争爆发之前,由于自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的侵略瓜分、封建专制制度的昏聩腐朽以及各地军阀的长期割据混战,中国社会政党纷争、族群对立、矛盾激化、积贫积弱,不仅经济发展滞缓,民众生活维艰,而且整个社会处于一盘散沙、四分五裂状态,民族意识极为薄弱,民族凝聚力不强。正是由于中国民族凝聚力的衰弱,使得日本军国主义有机可乘,从19世纪后半叶伺机发动了一系列针对中国的侵略战争,直至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悍然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对此,正如毛泽东在《论持久战》演讲中所指出:“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毛泽东认为,“中国制胜日本的主要条件,是全国的团结和各方面较之过去有十百倍的进步”。1940年,毛泽东在纪念抗日战争三周年的文章中写道:“我们一定要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我们一定要把中国造成独立、自由、民主的共和国;而要达此目的,必须团结全国最大多数有党有派和无党无派的人。”

经过8年艰苦卓绝的抗战,中国人民终于取得了近代以来中国反抗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中华民族民族意识的空前觉醒,以及中华民族凝聚力的极大增强和提升,是中国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根本原因。

抗日战争期间中华民族的民族凝聚力得到了空前增强和提升

抗日战争期间,面对民族危亡,中国共产党从民族和国家大局出发,率先吹响全民族抗战的嘹亮号角。1937年7月15日,中国共产党起草并发布了《国共合作宣言》,指出“只有我们民族内部的团结,才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提出必须“切实地迅速地准备与发动民族革命抗战,以收复失地和恢复领土主权之完整”主张,号召全民族“为巩固民族的团结而奋斗,为推翻日本帝国主义的压迫而奋斗”,倡导建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集聚起磅礴力量。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动摇,坚持发展进步力量、争取中间力量、孤立顽固势力,牢牢掌握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领导权,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全民族的团结抗战,使中华民族的民族凝聚力得到了空前增强和提升。

各党派之间的大团结。在中国各政党中,最重要的是国共两党。抗日战争之前,由于蒋介石背叛国民革命,导致了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失败,十年内战,两党积怨。抗日战争爆发后,在民族危亡关头,中国共产党从国家和民族的整体利益出发,申明大义,摒弃前嫌,积极推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最终促成了第二次国共合作,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奠定了重要基础。除国共两党外,其他各民主党派和进步社会团体也都积极加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纷纷投入抗日战争。例如,1932年12月由宋庆龄、鲁迅、蔡元培等在上海组织成立的“中国民权保障同盟”,1935年11月由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改名的“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以及“中国致公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青年党”“国家社会党”和“乡村建设派”等党派,或通过发表宣言、创办报刊、出版书籍宣传抗日主张,组织发动群众,或进行募捐、慰问支前,或直接投身抗日武装斗争,形成全民族团结一致、奋起抗日的大联合大团结局面。

各民族之间的大团结。抗日战争期间,除了广大的汉族民众外,蒙古族、回族、朝鲜族、满族、壮族、瑶族、黎族、苗族、侗族、高山族、布依族、佤族、傣族、拉祜族、景颇族、赫哲族、达斡尔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等各少数民族人民,为了维护祖国独立统一,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例如,在东北,朝鲜族、满族等少数民族群众积极参加抗日武装斗争;在大青山,蒙古族和汉族群众组成抗日武装,成为大青山抗日游击战争的主力;在冀中,由回族共产党员马本斋任司令员的冀中回民支队,英勇抗敌屡建战功。抗日战争期间,有许多少数民族士兵和群众为保家卫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各阶级、各阶层民众之间的大团结。工人阶级始终站在抗战的最前线。“七七事变”后,广大工人纷纷组织义勇队、救护队、宣传队、战地服务团等,踊跃参加支前工作。在沦陷区,工人组织成立工会,与敌人进行了多种多样的斗争。据不完全统计,从抗战开始到1938年春,通过晋东南各级工会登记的参军和支前的工人就有3万余人,仅山东淄博矿区就有4000多人加入八路军或游击队。广大农民是中国最为深厚的抗日力量。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抗日战争实质上是以农民为主体的民族解放战争,中国农民是抗日战争中巨大人力、物力、财力的最大承担者和战争的直接参与者。据统计,8年抗战期间,仅国民党军队从大后方补充的兵员就达1422万人,这些兵源中绝大多数为农村青年。在敌后战场,八路军、新四军的主要兵源同样是农民,正如时任八路军总司令朱德所讲:“成千成万的军队,成千成万的带枪的人,他们是谁呢?他们是人民,其中最大多数的是农民。”抗日战争期间,知识界、学生界、教育界、宗教界、妇女界都成立了救亡协会,如“七七事变”后在上海成立的“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和“上海职业界救亡协会”,其团体会员包括“上海戏剧界救亡协会”“上海战时文艺协会”“上海漫画界救亡协会”“上海银钱业业余联谊会”“上海洋行华员联谊会”等等。妇女界则组织成立了“中国妇女抗敌后援会”以及各地的“妇女战地服务团”。

全世界华人的大团结。海外侨胞同是炎黄子孙,他们时时刻刻关心祖国的命运,为抗战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上海“八一三事变”发生的第二天,东南亚著名华侨领袖陈嘉庚等就发起成立了马来西亚新加坡华侨筹赈祖国伤兵难民大会委员会。抗日战争期间,成立支援祖国抗日的华侨团体约3500多个,为祖国抗战捐款的华侨达400多万人,约占当时全世界华侨人口的一半左右,遍及亚洲、南北美洲、欧洲、大洋洲和非洲。抗战8年,华侨捐款约达13亿多元,此外还捐献了大批战需物资如飞机、坦克、汽车、衣物、药品等。许多侨胞回国参战,血洒疆场。据统计,当时中国空军歼击机的飞行员中,华侨占了3/4;为了保证抗战“物资生命线”滇缅公路运输畅通,仅在南洋华侨中就有3200多名机工回国服务,当时在滇缅公路上服务的机工有一半以上是华侨。可以说,抗日战争期间港澳台同胞和海外侨胞的抗日救国运动和贡献,其规模之大、范围之广、人数之众、时间之长、力量之强、影响之巨,在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上都是空前的。

抗日战争期间中华民族凝聚力的极大增强和提升,是中国人民取得抗日战争胜利的根本原因,同时也是一笔永远值得珍惜的精神财富。今天,我们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必须大力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必须极大地凝聚全国各族人民和全世界华人的力量。只有这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才会实现。

(作者系河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教授;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增强国家凝聚力问题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分享到:
(责编:闫妍、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