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本网独家

  

肇兴侗寨的变与不变

人民网记者 刘维涛

2014年07月30日12:36    来源:人民日报

早上7点刚过,侗族姑娘文菊打开了自家小店的门,昨夜一场雨,门前的小溪涨水了,又浑又急。这里是肇兴侗寨,位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两面青山相夹,两条山溪穿寨而过,沿岸是依山而建的吊脚楼。

文菊土生土长在寨子里,如今赁了个店面,卖手工艺品。十来平方米的一爿店面,竟像是小小的“博物馆”,摆满了侗家的蜡染、刺绣、银器,乍看琳琅满目,细看精妙绝伦。小店昨晚来了个大户,一个旅游者一口气买了5000多元的货。“她一看就很懂行,买的都是传统侗绣,现在年轻人都不会了。”

文菊自己也不会绣,店里的“老货”都是从寨子里的老人手里收来的。侗绣是慢工细活,复杂一点的需要十几道工序,花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绣好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卖出去。“年轻人打工一天就是上百元,谁还去学这些老活儿!”文菊说,尽管已独立撑起一家店,但她说话仍有些腼腆。

在国家民委和财政部少数民族特色村寨保护与发展等国家政策的支持下,当地政府近年对寨子进行了现代化改造,水、电、路等基础设施整治一新,电视、宽带入户,环境卫生大大改观。今年初,肇兴侗寨作为少数民族风情旅游景点,开始收票纳客。商机随着开放而来,寨子里像文菊这样开店的有100多户,主要从事开旅馆、卖土特产、开饭店还有歌舞表演等。

古建筑群和民族文化被最大限度地保存了下来。沿着山溪往下走,依次要行经5座鼓楼,5座风雨桥,这意味着,大寨有5个团。这座始建于南宋年间的寨子,如今仍保留着传统的组织形式,以血缘为纽带的“斗”,和以地缘为基础的“团”。“斗”即是家族,而“团”大概相类于村民小组。寨中5个团的名字依次为仁、义、礼、智、信。

鼓楼是侗族的标志性建筑,也是侗家人身体与灵魂的栖息地。底层有一方用青石板砌成的火塘,是重大节日聚会时燃放篝火的地方,外围是4条长凳,供人们聚会时围坐。如今闲暇时候,人们仍会在长凳上三三两两地坐着,或聊天或沉默或下着当地的“三三棋”。尽管商业气息渐浓,但时光在这里仍是缓慢的。

鼓楼的顶层,摆放着一方牛皮大鼓。按照习俗,一旦鼓声响起,就意味着寨子有事,或失火或闹贼,也可能是外人来侵,侗家人便汇聚而来,听从“寨老”号令。68岁的陆振才是礼团的三位“寨老”之一。能做“寨老”,得是村子里德高望重的人,每年由村民推选产生。如今“寨老”的主要职责是掌握农时,调解邻里纠纷等;当然也掌握着“外交权”,调解鼓楼之间的摩擦以及互相宴请等。

夏夜,鼓楼燃起一堆篝火,侗家男女围火而坐,往来对歌,穿云裂帛的歌声回响在青山之间。陆振才也穿上民族盛装,成为对歌的主力。“我们年轻的时候,找对象都是要对歌的,现在年轻人会唱歌的少了,谈恋爱都用手机了。”陆振才惋惜地说。

文菊刚刚换了智能手机,正摸索着怎么用微信在网上卖货。寨子越来越热闹,与之前的宁静相比,她更喜欢现在的热闹:“居住环境好了,还能在家门口赚到钱。”

不远处,厦蓉高速、贵广高铁的建设工地正如火如荼。可以想见,即将全线贯通的“两高”,将带来更多的游客。文菊已经开始期待,丈夫和寨子里的年轻人也许再也不用出去打工了,大家一起守着这方山水和文化,过着幸福的日子……

《 人民日报 》( 2014年07月30日 20 版)

分享到:
(责编:闫妍、权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