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统战百科

海内外中华儿女大团结提法的由来

2014年05月04日17:17    来源: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

长期以来“炎黄子孙”、“中华民族”、“中华儿女”都是海内外中国人表述自己是龙的传人的常用提法,但由于“炎黄子孙”一词被一些少数民族群众所忌讳,在党和国家机关文件及领导人的正式讲话中,已逐渐被“中华民族”和“中华儿女”所替代。

(一)

中华民族是一个多元一体的民族,其祖先是黄帝、炎帝。炎帝和黄帝是中国原始社会末期,在黄河两岸中原地区崛起的两个部落集团的首领。炎黄部落集团是汉族的一个主源,汉族世代自称“炎黄世胄”、“黄帝子孙”。由于炎黄部落联盟在发展中融合、分化的情况比较复杂,也有些少数民族承认自己是“炎黄子孙”,如史载元、清两朝皇帝都敬奉黄帝,称黄帝为中华之祖。但是,与炎黄部落集团同一时期在中华大地上生息的还有蚩尤等部落集团,他们在后来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有一部分融入了汉族,另一部分演变发展成为了今天我国的苗、瑶、畲等少数民族,还有些少数民族是在我国汉朝以后加入中华民族大家庭的。

(二)

进入80年代中期,一些少数民族对提“炎黄子孙”一词表示异议。1984年5月12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期间,政协委员米暂沉写了《提请注意“炎黄子孙”一词的用法转中央宣传机关参考案》的提案。提案中说:“近期以来,中央领导同志讲话以及一般文字常用‘炎黄子孙’一词,代替‘中华民族’,就炎黄一词的传统解释,自然是指的炎帝与黄帝,查《辞源》的注释:‘炎帝姜姓,称神农氏,代伏羲氏为帝,造耒耜以教耕,尝百药以为草一。’‘黄帝姓公孙,生于轩辕之丘,故曰轩辕,国于有熊(即今河南新郑)故亦曰有熊氏。’根据上述说明,炎黄子孙是指今天的汉族而言,但我们是个多民族国家,汉族虽占人口的最大多数,其他民族人数较少,但不能都归之于炎黄子孙范围之内,辛亥革命虽曾以黄帝纪年,但仍以五色围旗象征五大民族,到今天我们也还设有民族自治区、州、县,台湾大多数人都是炎黄子孙,包括蒋经国及一般台湾居民,但高山族就不能说是炎黄子孙,此外如藏族、满族、蒙古族都有其独特的民族历史,不能以炎黄子孙包括起来,政协直属学习组的梁漱溟是元人的后裔,溥杰是满族,在这个场合使用‘炎黄子孙’一词,就觉得不确切或有语病,可否请中央宣传部门考虑加以纠正。”

1985年中共中央宣传部办公厅在答复函中说: “关于‘炎黄子孙’一词用法,我们征询了国家民委、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中央民族学院等单位的意见,经部领导研究并报中央书记处领导同志审定,今后对此词使用的意见是:在党和国家机关文件及领导人的正式讲话中,还是用“中华民族”代称中国各族人民更好一些。鉴于‘炎黄子孙’一词今天在港台同胞和海外侨胞中有积极作用,今后这个方面的个人署名文章、一般性谈话以及对台宣传中,仍可沿用。”

1990年3月10日,江泽民邀请在北京参加中央全会的边疆民族地区和沈阳、北京、兰州、成都等军区的同志开座谈会,同时也邀请党中央各部门和国务院有关部门参加全会的同志也来参加,共同商讨研究进一步稳定边疆民族地区局势的问题。会上,江泽民作了题为《关于进一步稳定边疆民族地区的几点情况和意见》讲话。讲话中就“炎黄子孙”和“中华儿女”提法作了规范和说明,他说:“加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民族观的宣传教育,重点是各级领导干部、知识界以及青少年。对于容易触发群众性冲动的敏感问题,要慎重对待,及时妥善处理。要从增强民族团结、稳定大局出发,做好宣传舆论工作。比如,部分少数民族对“炎黄子孙”等提法提出不同意见,可以研究在国内用“中华民族”、“中华儿女”这样的词,以加强对各族人民的感召力。”

(三)

1993年11月5日,中央统战部召开第18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会上李瑞环发表讲话,他在讲话中首用“海内外全体中华儿女的团结”这句话,他说:“以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基础,实现大陆范围人民的团结;以拥护祖国和平统一为基础,实现大陆同胞与台港澳同胞的团结;以促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基础,实现海内外全体中华儿女的团结。”

此后,在党和国家机关文件及领导人的正式讲话中,就逐渐规范了对“中华民族”、“中华儿女”这两个词的使用。特别是提到巩固和壮大爱国统一战线时,多用“海内外中华儿女”、“海内外中华儿女大团结”、“海内外全体中华儿女的大团结”。

(四)

尽管党和国家机关文件及领导人的正式讲话中用词得到规范,但新闻和出版部门仍有大量不恰当使用“炎黄子孙”提法的问题。1995年3月,在第八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期间,贵州省台江县的全国人大代表张明达等同志提出《请中央通知有关部门,不要再用“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一词取代宪法规定的“中国各民族”的提法,以利民族团结的建议》。建议受到中央的高度重视,中宣部还以中宣办函〔1995〕99号文件分别答复了张明达等代表提出的议案。《贵州政协报》全文刊登了中宣部的复函,《贵州民族报》也作了相关报道。贵州各少数民族看到后,都受到很大鼓舞,表示拥护。

但时隔不久,在一些报刊和广播电视中,仍不时使用“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一词。1996年3月4日晚北京电视台举行元宵晚会,节目主持人赵忠祥仍用“炎黄子孙”一词。是年,张明达代表在第八届全国人大第四次全会期间,再次提出“请中央行文通知全国各地的新闻出版单位和各广播电视部门,不要再使用‘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一词,以利民族团结的建议”。建议中说:“我们再次建议中央明文通知全国各地的新闻出版单位和各广播电视部门,叫他们今后不要再使用‘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海内外的中国人都是炎黄子孙”的不利于民族团结的错误提法,要统一按照宪法和党章规定的‘中国各民族’的正确提法,并在《人民日报》等首都各大报纸上刊登,以利全国遵行。”

中央为进一步规范新闻宣传用语,2002年4月,广电总局发出《要求切实把握好民族宗教宣传的正确导向的通知》,《通知》中第二条指出:“宣传中华文明史要多提‘中华民族’的概念,慎用‘炎黄子孙’的概念,注意表明是各民族共同创造了中华文明。”

综上所述,规范“炎黄子孙”一词的用法,提出“海内外中华儿女大团结”,对于尊重少数民族感情,维护各民族的团结,促进祖国的完全统一有着积极的作用。 

分享到:
(责编:闫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