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统一战线新闻网>>本网独家

同心同行:“科学研究与行政管理异曲同工”

李 昕

2014年04月17日16:01    来源:人民日报

图为李昕(左三)走访慰问困难群众。

资料照片

作者简介:李昕,女,1968年12月生,无党派人士,博士研究生学历。现任北京市门头沟区副区长兼任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到区里工作3个月之后,收到第一封感谢信”

2004年之前,我一直从事大气物理研究工作。这年3月,我调入北京市环保局,“转行”做行政管理工作。虽然政府部门和科研单位工作性质不同,但是科学研究和行政管理有异曲同工之妙。做科研需要有团队精神,搞管理更是如此,需要大家各尽其职,分工合作。

进入北京市环保局后,奥运会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平台。我协调并组织制定了《第二十九届奥运会北京空气质量保障措施研究—北京与周边五省市》和《第二十九届奥运会期间极端不利气象条件下北京空气污染控制应急措施》,推动国家环境保护部与北京市政府建立了华北地区大气污染控制协同机制。空气保障方案的研究有上百名科学家参与,但要从科研成果变成可实施的行政措施,不仅需要科学思维,还需要行政管理经验,要注重经济适用性、社会适用性和老百姓的可接受性,换句话说就是要有可操作、可实施性。通过全程参与这项工作,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管理协调能力得到锻炼和提升。

2010年5月底,我调到北京市门头沟区任副区长,涉及的面更宽了,要分管10多个部门,学会跟老百姓打交道是到基层工作的一大收获。我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在知识分子圈里长大,真正接触基层老百姓机会并不多。到区里工作后,需要接触最基层的老百姓,比如社区居民、山区农民。刚开始还很不适应,因为有时他们讲的话,我听不太明白。后来,我注意观察社区居委会主任如何做社区工作,就拜他们为师,学习他们怎么跟社区居民打交道。

到门头沟工作不久,区里启动棚户区改造工作,我负责一个村的拆迁工作。我们要逐家逐户去走访调查。当走进一些村民家里时,我感到很惊讶,真没想到在首都的郊区还有这么穷的百姓。这让我油然而生一种责任感,那就是尽我所能,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困难。我们逐家分析,在拆迁政策允许的情况下,保障每一家的利益尽量都实现最大化。最后我负责的这个村全部提前签约,没有一起强拆。

到基层工作后,我有一个很大的感受,那就是我们不仅要注重发展,更要注重解决积累下来的一些问题。我到区里工作3个月之后,收到第一封感谢信。有一次我负责接访,几个包工头来上访,反映有家建筑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我问明情况后,当即向工头表示10天内帮他们解决。由于初到区里,他们对我不熟,再加上我看上去显得年轻。工头将信将疑地说:“你是区长吗?你看上去就跟个学生似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我当时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了包工头,向他保证:“如果10天内没给你们解决,你们尽可以来找我,我拿自己的工资赔给你们!”后来我协调相关部门,10天内帮他们拿到了工资,工人们给我寄来一封感谢信。说句实话,这封感谢信比发表一篇科研论文给我的成就感要大,尽能力去帮助人家解决问题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在单位,大家总是戏称我为‘科学家’”

作为政府的管理者应该把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做到问计于民。在行政决策中有几个环节是不可缺的,一是深入调研,不能走马观花。我不喜欢在办公室谈事情,而是喜欢到现场去跟大家谈,这样既能更好地发现问题,也能更好地解决问题。调研时我不喜欢听成绩汇报,更愿意听他们说问题。因为成绩往往看得到,但问题往往发现不了。二是在决策中不要图快,应该冷静思考、运用理性思维和逻辑思维,多角度考虑问题,应该在决策前、决策中和决策后都征求各方面意见,使决策更加科学。三是对任何决策或政策的实施,最后一定要评估它的效果,这样可以为下一步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提供参考。任何政策的出台都应该做成本效益分析和风险分析,这样可以有效控制风险,也让有限的财力获得最大效益,毕竟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

成为一名行政领导干部,已有将近10年的时间,我觉得作为领导干部应当保持一份好奇心和平常心。好奇心让人长于思考,善于学习,易于接受新的东西,只有这样才能推陈出新,具有创新思维。同时,保持一份平常心,工作中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只是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分。要换位思考,多为他人着想,待人真诚,这样大家才会跟你说实话,才会与你交朋友。

作为党外干部,除了做好所分管的工作外,还要积极履行好参政议政职能。2013年之前,我还有一个身份——北京市政协委员。人民政协是一个很好的参政平台。连续几年,我都利用我的专业优势,以及日常的科研成果,在政协会上提交有关大气污染防治的提案。现在,虽然不是政协委员,但我还利用各种机会参加由统战部门牵头组织的调研,积极建言献策。

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布局。我理解,生态文明建设就是要使得经济、社会和自然相适应、相融合,也是经济与社会的发展要与自然环境的承载力相适应,寻求一种动态的平衡。十八大结束后,我撰写了相关建议。去年,在门头沟区,我们制定了生态文明建设的指标体系,并率先实施。这个指标体系的最大特色就是注重自然环境承载的约束力,来调整经济发展方式,使门头沟这样一个资源消耗型经济为主的区域,更好地转变成为环境优美、绿色发展的生态区。

此外,其它领域也进行了一些新的探索,比如计划生育工作,就在全市率先研究了自然环境承载力、产业布局与地区人口总量发展的问题;基础教育方面,我们注重引进优质资源,促进城区与山区教育均衡发展;医疗卫生方面,我们购买服务,实施管办分离,推进公立医院改革,并将进一步整合资源,推动区域医疗集团化管理等。

科学研究和行政管理是相辅相成的。我的经历可以证明,科研工作者也可以成为好的行政管理者。当然,我的身上还有着较浓的“知识分子”气息,所以,在单位,大家总是戏称我为“科学家”。其实,作为知识分子,我就是想要为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解决更多的问题,贡献自己的所学所想。今天,党和国家为知识分子尤其是党外知识分子提供了干事创业的平台,我非常珍惜这样的平台和机会。

(人民网记者 廖文根整理) 

《 人民日报 》( 2014年01月29日 20 版)

分享到:
(责编:闫妍、权娟)